•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母爱故事
  • 母爱论坛
  • 乳山记忆
  • 地域特色
  • 民间文学
  • 母爱艺苑
  • 《母爱文化》
  • 志愿服务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地域特色
    一路清风 万世正气——辛明路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8-7-4 18:17:25  ‖  查看1505次  ‖  

    一路清风  万世正气()

    □ 辛明路

     

    题记:乳山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民风淳朴,崇尚教育,和善家风。这方母爱文化滋养的土地上,人才辈出,德范千秋。境内晚清之前八十多位有品级的官员,无一人贪腐,成为乳山地域人文最大的骄傲之一。他们明德修身,勤能履职,清正廉明,扬一生清风,留万世正气。清官是人民对造福一方的清官、好官、能官的总称。国家有清官文化,百姓有清官情结。清官是国家之福、百姓之福,也是他们家族之福。东西方文化对数字的心理预期不一样,汉字立福字为十三画,足见其数吉祥吉利程度之高,我们选择乳山历史上十三位清官为调研对象,为母爱圣地、美好乳山祝福!全文分上下两集,第一集是乳山历史清官事迹选介,第二集是赴乳山籍清官任职地询访实录,本刊分期刊发。

     

    下集:赴清官任职地询访实录         

    2016年6月,按照乳山市委、市纪委的部署,为充实市廉政教育基地的素材,乳山市文广新局张新龙局长和乳山市文联焉光主席带领相关人员,到乳山口镇常疃村,夏村镇冷家、桑行埠,乳山寨镇南北司马庄,午极镇泽上,崖子镇青山,大孤山镇万户、八里甸,下初镇史家疃,海阳所镇海阳所等村采访清官后裔,进行细致调研。元代姜房任宁海州刺史、于仲保任兵部大司马,明代宋绣任刑部狱司,清代鞠珣任广西隆安知县及广东监察御史、鞠恺任广西省学政、张崧任河南滑县知县、张启愚任四川大邑知县、冷泮林任江西龙南知县、邢洛书任江南徐州镇总兵官、宫树德任浙江嵊县知县、宫炳炎任陕西石泉知县、于清泮任《牟平县志》总纂,李尚卿任湖南城步、安化、邵阳、新宁、湘潭、永顺、江华、零陵、醴陵、耒阳等县知县,他们的任职地遍任布十多个省、二十多个县。

    市委书记高书良、市长周兵等市领导要求廉政教育基地所用资料必须准确无误,决定派员赴清官任职地进一步询访收集史料,查阅当地的旧州县志、书籍、报刊,进行翻拍或购买;访问当地的史志办、政协文史委、档案馆、博物馆及当地的文史专家;收集有关的民间传说和故事;对旧官衙、老住宅或其遗址进行拍照;发现清官廉吏的遗物,拍照、记录、收购,市文广新局党组决定,由我和文物所孙继猛所长外出完成上述任务。

    7月21日     上午730驱车从乳山出发,向豫北粮仓河南滑县驶去。因手机导航不好使了,车开到了高唐,发现不对,从高唐折返至禹城服务区时,导航开始正常了。至河北省南宫,驶入大广高速公路。到河南浚县时,导航报距滑县9公里,让人觉得奇怪,两座县城相距竟然如此之近。下午7时许,到达滑县城区。听当地人讲,两县虽然比邻,却属于两个地区,浚县属鹤壁市,滑县属安阳市。

    7月22日      上午到滑县史志办,郑玉章、王红玉接待我们。他们热情地帮助查找张崧的信息,在新近影印的民国二十一年《重修滑县志》205页里找到了张崧任知县的记载:“张松(崧),山东海宁(宁海)州,举人,(乾隆)二十年十月任。“他的后任方阡,乾隆二十三年到任。欲购买《重修滑县志》,史志办主任外出,副主任肖峰在单位,郑玉章去请示,肖主任马上过来见面,他连声说:“你们的先辈在我们这地方做官,并且是清官,赠送套志书是应该的,别提买的事。”他们真诚感人。那套影印的志书,上中下三卷,共12册,要买的话,价格肯定不菲。史志办的同志留吃饭,现在对招待费的控制是很严格的,请人吃饭得从工资中出,哪能添这种麻烦,我们执意告辞。临别,郑玉章建议我们到县政府办公大楼对面的暴方子纪念馆看看。从史志办出来,直奔暴方子纪念馆。暴式昭,清光绪十一年任苏州西山甪里巡检司九品巡检官,离职后全家竟穷得无米下锅。百姓佩服他的廉洁品格,七八千户自发捐米捐柴,冒雪送到他租住的居所。纪念馆墙刊内容丰富,我们全部进行了拍照。

     

    5.在滑县采访后留念,右起:郑玉章、肖峰、辛明路、王红玉/孙继猛摄影

     

    下午,到了开封市开封府。离开开封,顺路到兰考焦裕禄纪念馆参观。对墙刊板进行拍照。途经安徽境,晚上10点多才到达江苏徐州。因是周末,旅游的人多,找过三家宾馆才住了下来。

    7月23日     双休日,机关不上班,借这段时间参观相关的纪念馆。徐州有西楚故都、彭城等别称,在古代是兵家必争之地,历史文化积淀厚重。我们参观了徐州博物馆、徐州民俗馆,很有收获。徐州城区特别干净,这样的城市让人尊敬。

    7月24日      参观徐州淮海战役纪念馆,看到馆里有解放战争时期的乳山县人民政府文件、乳山锅上村烈士李方兴的照片及介绍,我们倍感亲切、也感慨万端。徐州淮海战役纪念馆中,也设立廉政教育、爱国教育等展厅,逐个参观。下午3时许到南湖,39度的高温,游览不长时间就感到像脱水了一样,只得返回宾馆。

    7月25日      上午到徐州市史志办,询访邢洛书的资料。邢洛书早已被家乡人神化,称他为武侠,飞檐走壁、武功高强,传颂他行侠仗义、铲除邪恶的事迹。在徐州市史志办,方志处的张颖颖处长等接待我们,帮助查找了很多资料,她说《新千年整理全本徐州府志》中可能找到邢洛书,那书相当厚,当时未找到。欲购买这部书,她说史志办也是购买而来的,因这书是个人校编出版的。校编人是江苏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大学博物馆馆长赵明奇。她立即打电话与赵教授联系,赵教授回答说:“真巧了,学校放假后我去北京住,今天赶回来下午要参加个会,会是两点半开,一定在这个点之前来取书。”张处长把赵教授的地址、电话写给了我们。离开史志办时,张处长去协商资料处的王处长,王处长赠给我们1994版《徐州市志》上下卷全套。赵教授在铜山区上海路101号江苏师范大学南校区美术楼5楼博物馆办公,他很快就从《新千年整理全本徐州府志》518页上找到了邢洛书任江南徐州镇总兵官的记载:“邢洛书,海阳人,武进士,道光元年任。”他的后任马国用,道光四年任。赵教授赠书,但我们不能接受,因私人整理出版不容易,应该按价付款。那书是2001年出版,大16开、1945页,价格很便宜。这个整理版本查阅起来比看原志方便。他还整理出版了《徐州古方志丛书》厚厚的10册,这套书放在书架上有半米多长。他赠送《江苏师范大学校史》给我们,这是他主编的,请求签名,他爽快答应,用毛笔分别签赠。他不光文章好、字写得好,还喜爱音乐,据说钢琴弹得非常好。

    下午直奔兖州。禹划天下为九州,兖州即为其一,这是地理划分。行政划分,兖州曾置县、置府,治所在滋阳。4时许,我们到达兖州市史志办,陈勇主任接待。他吩咐工作人员分头帮助查找。在明万历二十四年《兖州府志》、民国《滋阳县志》中(兖州府治所在滋阳),均未找到于仲保。司马庄于氏谱书中有“授兖州路军民总管、诏拜大司马督理戍务”的记述。兖州曾属济宁路,是个县级的,后来升格为府,未升格为路。史志漏记、家谱误记的情况都可能存在,这事使我们很纠结。兖州史志办有位工作人员分析,如果是现在所说的部门负责人,方志不记的情况较为普遍;如果是军方人士,方志不记的情况更为普遍。陈勇主任说,我们继续找,找到就立即电话告诉你们,并拍照片传过去。临别,陈主任赠送1997版《兖州市志》。孙继猛所长在兖州的朋友董涛晚上请吃饭,吃饭间托他在当地继续查找有关于仲保的记载,他答应全力帮助。他是兖州市博物馆副馆长、文史学者。

    7月26日      上午参观兖州市博物馆。博物馆正在重新装修,对外暂时不开馆。董涛馆长领着我们游览。博物馆后院有著名的兴隆塔,始建于隋仁寿二年,历代重修过好几次。参观后,到董馆长办公室,查阅读明万历二十四年《滋阳县志》,这是他花3000多元工资的个人收藏。可惜仍然未查到于仲保。

    下午550,回到乳山,第一次外出询访结束。此行途经河北、河南、安徽、江苏,走过山东之外的4个省,行程2060公里。只孙所长一人开车,其辛苦程度可想而知。

    8月16日      询访清官廉吏任职地的工作又继续出发。本次增加司机张晓磊。上午750驱车出发。本单位孙运河副局长、书画院曹秋生院长到济南。下午2时许送孙局长、曹院长到达目的地,我们三人继续向陕西进发。途经开封已是晚上8点多,宿开封市区。

    8月17日      行驶至洛阳,下高速公路进入市区,寻找老物件市场。晚上9时,到达西安市区。

    8月18日      过华山之阴,跨秦岭之巅。秦岭为中国大地的脊梁。车爬高山大坡,有时因海拔急骤升高而引起耳膜鼓胀发蒙。高桥、隧道、峡谷是车前的阵列,高山、河流、瀑布是远处的风景。中午1150到达秦头楚尾、汉江上游的陕西省石泉县。县城在陕南,以城南石隙多泉、径流不息而得名。县档案局与史志办合署办公,办公室乔主任首先接待我们,她提供了知情人柯昌平、吴龙晏、李佩令的联系方式。联系柯昌平,回答说能找到记载,嘱等他回来。柯昌平是当地著名的文史学者,供职于县档案史志局,上班地点在县政协,借调到政协主编《石泉扶贫报》。他独立完成了45万字的《中国共产党石泉简史》、主编的二轮《石泉县志》已报审阅、编写的《云雾山志》即将出版。下午5点,他按时返回县城,在政协他的办公室与我们见面。他介绍宫炳炎曾主修过《石泉县志》,可惜未来得及出版清朝就结束了。《石泉县志校注》177页记载:“宫炳炎,山东人,光绪癸未进士,以知县即用,掣签陕西,宣统三年署,前修邑志,系宫公提倡,因改革未及成书。”当代《石泉县大事记》记载:“宣统三年(1911)九月下旬,知县宫炳炎离任。班头、哥老会大爷邓顺掌权。”宫炳炎很有政声,正当他要施展才能时,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的统治。因他清廉公明,革命者和当地各种势力,都没有为难他,他挂印回乡,全身而退。柯主任赠《石泉县志校注》《中国共产党石泉简史》给我们。柯主任领我们游览县城古街,介绍老县衙尚存的老建筑,并特意领我们到东城门、西城门参观。石泉县城风景优美。

     

    5.宫炳炎使用过的石泉老县衙/孙继猛摄影      

           

    8月19日      上午615,向四川出发,高速公路终结了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历史,但翻越崇山峻岭还是难免的。高架桥之高,堪为齐山之高,有的干脆是从这山头直接跨到了那山头;隧道之深,堪超城街之深,有的竟然长达十多公里。下午230到达蜀之望县四川大邑。县东不远是成都市、西面不远是都江堰市。扛着犁具下四川,我们算是耕(经)过大片地了。大邑县也是档案与史志合署,办公室匡王东接待我们。他耐心帮助查找,终于在清光绪《大邑县志》里找到了张启愚任大邑知县的记载:“(乾隆)四十三年,张启愚,山东宁海州举人,修平云亭顺平侯祠。”他的后任赵寿元,乾隆四十五年任。张启愚刚正不阿、清廉勤政,重视教育,重视人文传承。他主持重修三国名将赵子龙祠,作长诗《重修汉顺平侯祠墓》,满篇透出正直、清雅之气,并刻立诗碑,以期忠义育人。碑已损毁,诗在志书中传了下来。全诗36行、252字。清光绪《大邑县志》已拆开,正在逐页复印,准备整理出版,我们无缘求取。好在有电子版,可以随时查找。直隶灵寿县知县李洪祖曾撰文称赞张启愚说:“公,钟峰公之长子也。钟峰学冠一郡,居官清白,有遗爱,公克继之。为文操纸笔立就,兼工诗赋,人争延为师。其入词垣掇巍科贡成均者济济然,门墙桃李也。晚得大邑令,方正不随时趋,惟以爱民好士为务,居五载,以不能媚上官谢病归。”张启愚后来改就莒州学正。有《南行集》《入蜀集》《遂初稿》《遂初驿程记》等著作行世,《遂初稿》《遂初驿程记》被收入2009年山东大学出版社《山东文献集成》第2辑第34册。张启愚的四爷张需讷(他的亲爷张需调排行六)也在四川做过官,任西充县知县;父亲张崧,任河南滑县知县;曾孙张存素,任东昌府教授。一门才子,数代清官。临行,李俊辉副局长赠给我们一部已出版的《清乾隆大邑县志校注》,十分感激。我们来到市南区,打算参观子龙祠,因要再次修缮,院子大门紧锁,我们无缘拜谒。

     

    7.大邑县李俊辉副局长(中)赠志留念/张晓磊摄影

     

     

    8月20日      要采访的单位双休日不上班,我们利用闲暇时段进行参观。上午游览都江堰,中午进入青城山,在山上未逗留,下山直奔成都市。下午3时,向广西进发。走出四川盆地,又见高山大峡。进入贵州境。晚上9点多到达革命圣地遵义。

    8月21日      上午参观遵义会议纪念馆。午饭后立即赶路。感觉一路南下,从中华大地海拔较高处向海拔较低处快速行进。晚上9时到达广西南宁市区。

    8月22日     上午到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采访。鞠恺曾任翰林院编修升广西学政(正三品),其子鞠广庆嘉庆庚午乡试中举,鞠恺其弟鞠懙曾任宝山、荆溪知县升安庆府同知;家族中还有鞠宸遴任川沙知县、鞠宸枢任河南息县知县、鞠捷昌任河南汝州知州即补知府等。鞠恺名留青史最著名的事是清乾隆年间轰动全国的科考冒籍事件,他是处理好这事件的重要人物。1760年(乾隆二十五年)四月二十八日,他给乾隆皇帝呈上《为陈严惩冒籍办法事奏折》。奏议极具见识,对顺利解决冒籍事件起到了关键作用。在广西方志委,吴辉祥副局长首先接待了我们,交谈之后,他领我们到资料处。资料处的严晓、陆春爱帮助查找资料,在清嘉庆《广西通志》影印本第二部635页找到了关于鞠恺任职的记载:“(乾隆)二十四年,鞠恺,山东海阳人,乾隆壬申进士,以编修任学正。”他的后任朱佩莲,乾隆二十六年任。资料处只一套清嘉庆《广西通志》影印本,不能外赠。我们真是吉人天相,正好古籍处的韦韩韫处长来找资料,她也知道那套书库房早已没有了,但觉得山东大老远到广西不容易,决定把自己收藏的那套通志赠给我们,令人十分感动。那套志书撂起来近尺厚,再加上韦处长的仁心宅厚,真是情谊深厚。

     

    8.在广西方志委查阅/张晓磊摄影

     

     

    下午来到四季长青、野生动植物繁密的典型地区之一的广西隆安县,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的黄文富、陆景友两位主任接待我们。帮助查找民国《重修隆安县志》,志中有关鞠珣的记载:“鞠珣,山东大嵩卫人,举人,行取御史,详宦迹。”该志卷六官绩传载:“......在任六年,用治绩最著行取御史,合县感其恩惠,树去思碑于县门。”那部民国隆安县志存世很少,只能拍照,不能赠予。两主任觉得有朋自远方来,不过意我们空手而归,赠2007版《隆安县志》,此志445页上也有清康熙二年鞠珣任知县的记载,他的后任名叫谭世芳,任职时间未记,谭世芳的后任查继甲,康熙九年任。鞠珣后调广东任监察御史,他在广东的事迹我们拥有的资料比较多,也因时间太挤,我们决定只询访隆安一地。清光绪《海阳县续志》中载有鞠珣的四篇奏章,《变通会试起文疏》《重犯不宜轻纵疏》《重名爵以肃军务疏》《为清奸宄以安民生疏》,从中可见他的光辉思想、超前意识,为国尽忠、为民尽力的境界。鞠珣之后,鞠家时有五进士三举人的美誉,其子鞠宸咨任陕西按察史升甘肃布政使,官至二品。我们离开隆安县,即向湖南城步出发。晚上850下高速公路住宿。

    8月23日      行驶至灵川县,导航提示下高速。午饭后再启程,旋即进入山区普通公路。145公里的路段,导航提示需要6个多小时,当时甚觉奇怪,当进入高山地带时,才知道这里多是盘山路。人道这里山路十八弯,此处何止八十八道弯!最险处,公路之下就是千米悬崖。下午3时,当翻越第一座大山将近山顶时,车后轮胎爆了一个。在如此险的山路上,如果是下山时爆胎,可能就是另一种遭遇了。前些日子的暴雨,好多路段滑坡堆积的土石还未完全清除,仅清理了能容单车通过的路面。路上尖锐的碎石很多,很可能是锐石或者是铁钉扎破了车胎。下午330换好了轮胎,继续翻山越岭。好在张晓磊、孙所长俩人驾驶技术都很娴熟。这样的大山,共翻越了四座。后来才知道,我们进入了世界自然遗产丹霞地貌的崀山一带。下午6点多,终于到达了楚越相交之域、九山半水半分田的湖南城步县。

    8月24日     上午,对车进行保养,做四轮定位、换了一只新轮胎。随后即到城步县档案局,档案局的同志领着我们到县党史史志办,主任杨宗兴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清乾隆《续增城步县志》不会有李尚卿的记载,因那时他没有来城步任职,民国时期重修的增城步县志里应该有李尚卿的记载,但民国城步县志因战乱未能出版,原稿已散失,同时也散失了李尚卿的情况。1996版《城步县志》只记录了民国的知县、县长,民国以前的没有记载,可能是资料不足的无奈之举。杨主任赠1996版《城步县志》,又派刘运田当向导,领我们前去拜访政协文史委雷学业主任。雷主任赠书8本,其中《城步人物谱》103页记载李尚卿清光绪五年(1879)任城步知县,书内还有李尚卿传记。还有一本是老作家刘期劲著的《沧桑年华》,内有《清官李蛮牛》一文,写了李尚卿自带钱粮上任、处罚长油草、审石头、惩治讼棍、不畏权势受敬重、巧捉偷鸡贼、智断父子案等七个故事,资料极其珍贵。可惜刘老已过世,无当面请教之缘。李尚卿敢于打击恶势力、公正廉明,李蛮牛是民间对他的爱称。

     

    9.在城步与杨宗兴主任(左二)刘运田副主任(右一)合影/张晓磊摄影

     

     

    下午赶往湘西南的新宁县。新宁其实很老,是个古县,南宋时改的名,更早是夫夷地儿。因时差的原因,湖南党政机关下午是3点上班。去早了,史志办还未上班。统战部与史志办都在四楼,副部长萧勇在办公室写书法,听到走廊有说话声音,出来热情地邀我们进室内坐,因外面天气太热。他帮助我们规划在湖南采访的路线。上班时候到了,他领我们去见史志办汪家荣主任。汪主任帮助在20世纪80年代的《新宁县志》720页上找到李尚卿人物传记,传记中记载李尚卿清光绪八年(1882)任新宁知县,并记录他严惩污吏、为民作主等事迹。可惜那志书史志办仅存一部,不能外赠,实为憾事,我们只好对相关页进行了拍照。汪主任赠2009版《新宁县志》给我们,同赠《崀山传奇故事》《民俗文化元素集锦》。新宁县政府驻地的金石镇,原有百姓为纪念李尚卿修建的凝秀阁,可惜未能保留得下来。逢年过节,原址处仍有百姓上香跪拜,怀念清官李尚卿。县城南不远即世界自然遗产丹霞地貌崀山风景区。萧勇部长曾是教师,也是著名的书法家,他的学生很多,崀山风景区里也有他学生,他领我们驱车进入景区。丹霞地貌之美,崀山岭崖之雄,我们连呼震撼。赶巧的是,向皇帝举荐李尚卿为“天下清官第一”的两江总督刘坤一的故居就在崀山脚下。

    8月25日      上午到湘中偏西南的昭阳县,昭阳有胡曾“一纸退兵”的历史佳话,是个人文古邑。县史志办主任朱清平、副主任赵小明接待我们,帮助查找志书。《大清光绪朝实录》记载:“邵阳县知县李尚卿、甯乡县知县周至德、零陵县知县赵宜琛,得旨,李尚卿等均著送部引见。”当代《邵阳大事记》也有载:“光绪十四年(1888)5月,邵阳知县李尚卿为政清廉,深孚民望,得湘抚卞宝第举荐,入京引见。”这说明李尚卿在邵阳时受到光绪皇帝、慈禧太后的召见。清光绪《邵阳县志》已校注完成,准备付梓,那版县志是光绪三年编修的,那时李尚卿还没有到过邵阳。好在邵阳县史志办编写的《古县千秋——昭阳县史志丛书之三》313页载有李尚卿传:“李尚卿,字子仁,山东海阳人,进士出身,生卒不详,光绪年间,李先署城步、新宁和江华县知县,清正廉明,甚有政声。光绪十四年任邵阳知县,勤政爱民,抑制豪强,两江总督刘坤一曾向朝廷荐举,誉为天下清官第一。湖南官场则称为李蛮牛。县人在县衙前立有李子仁德政碑,述李任内有六大功绩:一是‘日坐堂皇,与民相见,暇则屏从徒走,巡察民隐’;二是‘操守廉洁’,严禁勒索受贿;三是俭约,下乡办事不带随员,不受馈赠,自己掏腰包投宿村店;四是‘爱民如子’,清理积案,民无冤狱;五是以简驭繁,事毕不扰民;六是不徇私情,凡是有权有钱来求情者‘必严拒之‘……“李尚卿离任后,士民又立李子仁去思碑,去思碑为铁质碑,铸有去思碑歌。县人赋诗唱和颂其功绩的诗歌,也由濂溪书院山长邹先举辑成《资阳遗爱集》,并刻印发行。令人惋惜的是,两支碑全部损毁,《资阳遗爱集》也找不到了。李尚卿在湖南的民间威望极高,有民谣曰:“水打状元洲,清官不久留,要想清官到,只有李蛮牛。”在当地很多的民间传说中,清官李尚卿已经被神化,断案神算、神敬鬼惧、除暴安良、护佑百姓。在城步、新宁、邵阳、永定等地,他是唯一的一位百姓至今逢年过节仍在上香发纸、设馔摆供、磕头跪拜,敬为神明来祭祀的旧时官员。为询访民间流传的故事,朱主任为我们请来史志办退休的老主任、文史专家唐畏保,唐主任知道很多李尚卿的故事。《邵阳县古今诗词对联选》一书中收录了李尚卿的一首诗和一副门对,诗曰:“麦饭葱汤君莫嫌,瓦钵粗碗亦堪怜,请君抬头四处望,多少人家未生烟。”那位嫌饭不好的差官听后,自感惭愧,连声道歉。士民请他给黄亭市(邵阳西部的一个镇)天宫门题写对联,他撰词“郑重分明天下事,公平正直古人风”,借对联明志。临别,朱清平主任赠2008版《昭阳县志》、《古县千秋——昭阳县史志丛书之三》和《邵阳县古今诗词对联选》给我们。

    下午,我们到邵阳市(地级市)文物局寻找李子仁德政碑、李子仁去思碑、《资阳遗爱集》等实物,什么也未能找到,很感失落。紧接着急急忙忙赶到永州市零陵区。零陵是中华古县,秦始皇设置的。零陵史志办黎忠个主任接待我们。未能找到关于李尚卿的记载。清光绪二年《零陵县志》不会记载李尚卿,他还未尚到湖南。民国时期曾修过县志,因战乱未出版而散失。李尚卿如果任职零陵,就是史料散失的那个时段里。李尚卿后人李振孝整理的《李尚卿年谱》中有:“光绪十三年(1887年),因补零陵县未赴任,改授邵阳知县。”虽未到任,但公布过就应当有记录。临别,黎主任赠2009版《永州市零陵区志》。

    8月26日     上午,赶往湘南边陲“阳华岩之江南”的江华县。这是瑶族自治县,人称瑶都,是我国著名的杉木之乡。史志办李荣喜副主任、蒋祖智主任先后接待我们。1994版《江华瑶族自治县志》371页有李尚卿光绪十一年任江华知县的记载。他的下任韩宝珠,光绪十五年任。李主任赠1994版《江华瑶族自治县志》、2005版《江华瑶族自治县志》给我们,同赠《江华的故事》《李启汉的故事》《陈为人的故事》三本党史人物丛书。我们到老县衙旧址上看了看,县衙早已拆毁,县衙旧址旁的豸山寺、豸山顶上的凌云塔都还在。

    下午赶往以古代农具命名的三湘古邑耒阳市,路上遇雨。我们出行以来,一路大晴天,遇到点雨觉得新鲜。到耒阳市区后天就晴了,没有耽误采访。耒阳市党史市志办副主任缪红清接待我们。如零陵一样,未查找到有关李尚卿的记载。缪主任是从市委办调往党史办的,对耒阳的情况很熟悉,他开车领我们参观老县衙、伍若兰纪念馆等,一路介绍耒阳的人文历史。对纸圣蔡伦出生地遗址、游圣徐霞客的耒阳记述、诗圣杜甫魂归耒阳、三国庞统任耒阳知县等典故,缪主任如数家珍般地给我们介绍。

    8月27日     又逢双休日,不能采访,就近游览。

    8月28日      晚上赶到了湘西北的永顺县,县域地处云贵高原东侧武陵山西北。我拿过手机无意间写下“张家界李尚卿”进行百度搜索,搜索到了张家界市政务网,网上有李尚卿在张家界永定区任职的记载。在家乡乳山出发前曾多次上网搜索李尚卿,未搜到他与永定的关系。当代有人叫李尚卿,淹没了历史李尚卿的讯息。乳山相关资料记载李尚卿在湖南10个县任职,也没有提到永定县。我当即向孙继猛所长说了李尚卿与永定区的渊源,三人一致意见,千里迢迢来湖南,不能放过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8月29日     上午,采访永顺县史志办。县史志办蒲忠胜主任接待我们。在1995版《永顺县志》150页中找到“李尚清,历城人,光绪二十五年“任知县的记载。他的后任沈翰,光绪二十六年任。湖南相关县市区对李尚卿籍贯的记载有多种:直隶人、河北人、山东人、承德人、海阳人,这都好理解,《乳山古今名人》中记述李尚卿“同治九年在承德参加乡试中举,光绪三年中进士”,并记载李尚卿来永顺任过职。清与卿谐音,后人按谐音记录的,《永顺县志》记述的可能就是李尚卿;只是历城与海阳之误让人费解。李尚卿的玄孙李振孝写的《李尚卿年谱》中记:“不足年余,又由江华署安化知县。因丁父忧,按例回山东登州府原籍服丧三年。......三年服丧期满,又复署永顺。当时永顺由于租役繁重,又严刑苛法,当地农桑俱废,田地荒芜,百姓如坠水火之中。公在永顺任内,极力减免租税徭役,为民兴利除弊,务在富之。公在永顺以清白而著称,下乡办公不带随从,出门公干不乘车轿,自己宿馆只用家常便饭,不用地方招待,事毕而民不扰。”乳山作家郑华在《从常疃走向湖南的清官李尚卿》中记述:“李尚卿任永顺县令时,当地水资源相当发达,河里自然生长着一种河蟹,曾有人吃过那河蟹后,不知何故染病,故当地人都以为那河蟹是太岁,一时造成县民见河蟹就有恐慌心理。李尚卿为了解除当地百姓的恐慌,亲自到实地查看了被称为太岁的东西,他一看是家乡也出产的河蟹,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于是命人捡了一些河蟹,煮熟了当众喂给狗吃,结果狗吃了,一点事儿也没有,可是百姓还是不敢吃这东西,李尚卿又命人捡了好多回衙门,煮熟了自己亲自品尝给老百姓看,看着县官大老爷吃了那河蟹没中毒也没犯病,百姓们高兴得纷纷去捡河蟹回家吃。”在永顺县史志办我们没有长时间停留,而是急忙赶往张家界。

    下午3时,来到湘西北的张家界永定区。明设永定卫,清雍正八年撤卫、十三年置永定县,民国三年改名大庸县。区党史办孟艾玲主任接待我们。她原籍山东,见到父母家乡的人,感到十分亲切。她找出《永定卫志》、清道光《永定县志》、1995年版《大庸县志》等史籍,耐心帮助查找,怕查不到我们白跑一趟。1995年版《大庸县志》492页有“李尚卿,山东海阳人,光绪十二年任”的记述。他的后任秦尔坦,光绪十九年任。该志748页有李尚卿传记,这是方志中篇幅最长、内容最丰富的一篇李尚卿传记。李尚卿在永定仕途不顺利。他严惩恶霸,保护邑民,连任六七年,百姓爱戴,送“万家生佛”的彩匾挂在县衙。李尚卿在县衙大堂悬挂自己书写的“狱贵得勤宁结早,判防失误每刑轻”的警句对联,从中可感知到他的勤政谨慎、为民负责的仁爱精神。即便如此,后来还是恶棍给他造成了大麻烦。在押犯人李士霸、李书成凶悍残忍,在监中杀数十人越狱,李尚卿急率人马追捕,重新逮捕了这两个恶棍,逐级上报,按程序将其正法。但坏影响已经形成,李尚卿被追责免职。离县时,百姓焚香遮道,依依不舍。后来查到《大清光绪朝实录》有这样的记载:“有狱官署永定县知县李尚卿,著即撤任。”从永定区党史办出来,我们直奔安化县而去。晚上8点多,到达安化县城。安化在湘中偏北、资水中游,有中国竹乡之称。

     

    10.在永定与孟艾玲主任(中)合影/张晓磊摄影

     

     

    8月30日      上午到安化县党史研究室,谭明德主任首先接待我们,他派专人陪我们到档案等部门查询。县档案馆原馆长湛必民退休后仍然在单位帮助工作,他反复查找,未找有关李尚卿的记载。我们从网上看到《大清光绪朝实录》中明确记载:“前新甯县知县署安化县事李尚卿,廉勤坚卓,实惠及民。”乳山也有记载:“李尚卿初补授湖南安化知县,光绪十三年改授邵阳知县。”两文对照,安化虽然不是李尚卿来湖南的首任县,但在安化任过知县这是有史可据的。与有些县的情况一样,安化县民国期间也曾修过县志,因战乱志稿丢失。李尚卿是晚清官员,民国县志丢失,正会丢失他的情况。1993版《安化县志》也是只收录民国期间的知县、县长,无清朝以前的知县,说明编志时也是受资料不全的制约。以前只从字典中知道“冇”是南方方言,真正听到把没有说成冇的,是在安化,感到十分新鲜。

    下午到达毛泽东主席的故乡湖南湘潭。湘潭在湖南中部偏东、湘江下流西岸。县史志办办公室丁艳平主任接待我们,并帮助反复查找。清光绪十五年修过《湘潭县志》,那时李尚卿虽然已来湖南,但还未到湘潭,来湘潭是这之后的事。丁主任赠1995版《湘潭县志》161页《清末历任知县名表》中记载:“李尚卿,(别号)子仁,(籍贯)山东诸城,光绪二十六年(1900)任。“他的后任刘曦,光绪二十七年任。《大清光绪朝实录》:“湖南湘潭县知县李尚卿,勤政爱民,肫笃恳挚,裁革浮费,剔除积弊,民情感戴,信服甚深,胪陈历任地方各政迹。洵不愧廉勤循良之选。李尚卿,著以知府在任候补。以为实心任事、卓著政声者劝。”此记载说李尚卿于湘潭擢升为衡州知府、授朝议大夫。可惜他才稠运稀,上任途中患病,同年12月卒于长沙。李尚卿做过湘潭父母官,做过毛泽东主席的父母官,毛主席是1893年出生,李尚卿确实“领导”过少年毛泽东。参观毛泽东故居。

    8月31日     上午来到湘东荆楚古邑醴陵。醴陵市档案馆与党史市志合署办公,馆长李卫东接待我们。恰巧当地的文史爱好者黄幼龙也在。《陈宝箴集》中记载:“光绪二十一年(1895)十一月二十二日……盛纶、李尚卿分别调署清泉、醴陵令。”庆幸的是,醴陵市有民国《醴陵县志》存世,其中政治志第23页有“李尚卿,字子仁,山东海阳进士,(光绪)二十一年冬任”的记载。李尚卿之后有“薛鸿年二一年代理”的记述,李尚卿是冬天任,薛鸿年是在这之前代理还是在这之后代理?民国《醴陵县志》已有赞助单位投资出版,除赠送给党史市志办几套存档外,如再有需要得花钱购买,好在当地新华书店有售,我们前去买来一部。从醴陵新华书店出来,我们即往江西省龙南县出发。下午1点进入江西境,630到达龙南县城。

    在湖南省对天下第一清官李尚卿的询访告一段落。在乳山时掌握的线索地是10个县,采访中多出永定区,实际采访11个县市区。《大清光绪朝实录》还有“此次新贡士覆试列入一等之周銮诒等五十二名。二等之秦霖熙等一百十八名。三等之李尚卿等一百五十三名。俱著一体殿试”“……李尚卿、许钟岳……俱著交吏部掣签分发各省以知县即用”等记载,需我们逐一落实。清廷对湘西、湘南、湘东一带的民众不放心,总觉得这里的人民对他们有二心。这地方山多、林茂、溶洞多,造反了,镇压起来也相当难。用现代的话讲,这里的人民富有革命精神,追求公平,遇到大的不公,往往会揭竿而起,甚使统治者头痛,动辄派兵镇压。李尚卿办事公道,不畏权势,为民作主,在民众享有极高威望。当时,慈禧太后利用李尚卿在湖南的威望,哪个县不稳定,就派他去哪个县。这县的局势稳定之后,又调到他到另一县去,使他在湖南巡回做过十多个县的县令。不能让他走,走了再找不到这样合适的人选。他为三湘人民的繁衍生息,宵衣旰食,鞠躬尽瘁,他不断改善着当地人民的生存环境,不断提高其生活水平,对这里的人口增长起到了重要作用。在一个省做县令近三十年,百姓像对待神明一样的敬奉,大臣们视为天下清官第一,光绪、慈禧三次直接召见并多次给予褒奖,历史上“李尚卿现象”不多见,这是湖南省独有的清官文化资源。

    9月1日     上午到以县治居龙头山、百丈龙滩之南而命名的江西省龙南县。龙南是江西的南大门,也是我国著名的重稀土之乡,山岭地貌很壮美。在龙南县史志办,赖日金主任热情接待我们。赖主任赠2011版《龙南县志》,其大事记中有“乾隆五十年(1785)知县冷泮林、知县蒋大纶相继主修《龙南县志》(九修)竣稿”的记载。清光绪《龙南县志》中有关冷泮林任职的记载,冷泮林的作品《龙南县志序》《捐置书院田租记》《示诸生课程说》《谒王文成公祠》等,赖主任都复印了给我们。冷泮林是乾隆四十三年到龙南任知县,他的下一任是乾隆四十九年到任,他在龙南任知县六七年的时间。史书上有冷泮林为彭屋围(彭氏祠堂)题匾额的记载,赖主任亲自领我们到实地查访。当地政府找来了解情况的村民陪我们询访,据村民彭先生讲,冷泮林的题匾,在文革期间被毁。

    午饭在车上吃。要早早赶往浙江省嵊州市。我们是雨季巡访,但一路却少遇雨天(到耒阳路上遇阵雨)。从江西龙南到浙江嵊州途中遇一阵子大雨。下午630到达上饶市,下高速公路住宿。

    9月2日     上午途经义乌,下高速去看看。小商品城规模太大,无时间久留。当我们再上高速公路时,被告知限号。因G20杭州峰会在杭州开,采取相应措施管制交通。双日单号车不上高速、单日双号车不上高速。今天是2号,我们车牌尾号是单数,只能走国道、省道和县道等普通公路。

    下午3点多到达浙江省嵊州市。嵊州是剡溪文化、越乡文化底蕴深厚之邑,是我国著名的越剧之乡。党史办办公室吕淼钦主任热情接待我们。她送我们到嵊州市原政协领导、现党史办返聘文史专家金向银的办公室,金主任耐心地帮助我们查阅资料。民国《嵊县志》卷99页职官志中有宫树德的记载:“宫树德,山东举人,道光三年任。”他的后任李式圃,道光六年任。金主任、吕主任赠重印的民国《嵊县志》,这真是帮了我们的大忙。金主任嘱我们把乳山所有的宫树德资料,用电子信箱传给他们,以补充嵊州的史料。热情的待客之道、缜密的治学态度、全心的敬业精神,令我们十分感动。

    下午5时,结束在嵊州市党史办的采访,也是结束了为时4个周的清官任职地采访活动。为寻找老物件,我们向舟山一带出发。上不了高速,走国道省道。途经奉化县溪口镇时,已是下午730,下高速住宿,宿蒋介石故居前。

     

    11.嵊州赠志留念,左起:辛明路、吕淼钦、金向银、孙继猛/张晓磊摄影

     

     

    9月3日     单号我们的车可以上高速公路。到达舟山市后,逛到下午近4点,我们开始向南京进发。晚上11点多,赶到南京东郊。

    9月4日     拜谒中山陵,参观三个必胜等展馆。

    9月5日     上午730,从南京向乳山回返,下午5点到达乳山市区。刚到家不久,下起雨来,旱情得到缓解。

    追寻清官们的足迹,经河南、河北、安徽、江苏、陕西、四川、贵州、广西、湖南、江西、浙江11个省,访河南滑县,江苏徐州,山东兖州,陕西石泉,四川大邑,广西省志办,广西隆安,湖南的城步、新宁、昭阳、零陵、江华、耒阳、永顺、永定、安化、湘潭、醴陵,江西龙南,浙江嵊州20个县市区的史志、档案、政协文史委等部门。在徐州、邵阳、城步、永定、龙南、永顺等地,许多受访人赞佩乳山高起点、大境界的工作气魄,派员认真询访清官的事迹,从中可感知到市委、市政府、市纪委的廉洁高效、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在兖州、嵊州、石泉、耒阳、湘潭等地,许多受访人赞佩乳山文广新局的工作执行力度,落实上级布置的任务坚决、迅速、认真,卓有成效。

    市文广新局和文联的领导时常电话或微信叮嘱我们注意行路安全,张晓磊和孙继猛所长过硬的驾驶技术,保证了一路顺利、一路平安。第一阶段行程2060多千米,第二阶段行程10555千米,共计 12615千米,华里过了二万五千里长征,我坐享其“程”尚且感到疲劳,张晓磊和孙所长开车更是辛苦。不知越过了多少山岭,不知跨过了多少江河、不知驶过了多少高架桥、不知穿过了多少隧道、不知驰过了多少田野,无数的名山、名川、名城、名村。虽然我们无暇游览,但一路美丽风光、一路淳朴民风、一路地域特色、一路雄奇建筑,还是抬头可见,扑面而来,沁人心脾。行程中我们有种特别的体验,追寻古代清官的足迹,与他们跨时空的精神走通,我们的心灵也得到了很好的洗礼。重山阻挡,江河阻隔,他们当年是怎么来上任的?铁面无私、抑恶扬善、勤政为民、发展生计、治水防患、捐产公益等,他们的胸怀是何等的伟大!

    这也是一次很好人文交流的活动。我们对采访地的人文历史、风土人情、地理物产等有所了解,特别是各地赠给我们的方志、文史、民间文学等书籍,弥足珍贵,共收到各种赠书50多册(其中志书19套)。出行前,我们的车后备箱装满了《母爱文化》《母爱无疆》《乳山市文物发现研究与收藏》等书刊,全部分赠给了接受采访的人,共赠出书刊230本。与所有的受访人互换了电话、手机号码,从而架起了两地经常进行信息沟通的桥梁(回来后城步县政协文史委雷学业主任、邵阳县史志办朱清平主任等陆续将他们新发现的资料传来)。每到一地,我们都寻找清官的旧官衙遗址、相关遗物、轶闻传说等,史志办和政协文史委的同志都讲,史志办和文史委是掌握当地人文历史最全面的地方,民间文化名人、民间故事,他们都清楚,把所知道的都详细地告诉了我们。同时都劝我们不必走街串巷式的询访,浪费再多的时间收获也不会太理想,因我们采访的是古代人士,该传下来的东西,早已形成了文字,没有传下来的,肯定是已鲜为人知了。因时间关系,我们也确没有更多的时间进村入户。如果在一地调查一周以上的时间,得将近半年才能回来复命。无论怎么说,不能再过细调查,是我们的遗憾。对带回来的文献资料、对具体事项的咨询笔记,我们认真进行查阅、理顺、整理,按市纪委的具体要求,成文上报。

    所到地的史志办、文史委等部门的同志,均热情接待、周到帮助,史志人的行业精神全国一致,热情、诚挚、严缜、勤奋,令人敬重,值得学习!谨以此文表达对你们的谢意,祝顺利如意、幸福安康!(全文结语)

    主要参考文献:《清史稿》、《大清光绪朝实录》、康熙《山东通志》、乾隆《海阳县志》、同治《宁海州志》、光绪《增修登州府志》、光绪《海阳县续志》、民国《牟平县志》、《乳山古今名人》、各清官任职地志书及文史资料;个人著述有湖南城步作家刘劲期《清官李蛮牛》、乳山作家郑华《从常疃走向湖南的清官李尚卿》、乳山作家高玉山《清正忠廉的广西学政鞠恺》。

    清官家族资料提供人:王应虎、鞠秀奇(海阳所),宫本山(青山),张书高、张高(泽上),李华文、李国峰(常疃),宋文春(史家疃),邢桂泰(桑行埠),冷海波(冷家),姜军(万户),于刚(八里甸),于开平(南司马庄),在此表示衷心感谢!

    (辛明路:乳山市海阳所镇西黄岛村人,曾任乳山市盐务局办公室主任等职。致力于地域文化研究,系中国民俗学会会员,主要作品:个人著述《大乳山下》《乳山民俗》,与郑华合著《乳山民俗漫谈》等。)

                  
    中共乳山市委宣传部、乳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管,乳山母爱文化研究会主办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70号(乳山市文广新局三楼)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乳山母爱文化研究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rsmawh@foxmail.com,网站业务信箱57647553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