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母爱故事
  • 母爱论坛
  • 乳山记忆
  • 地域特色
  • 民间文学
  • 母爱艺苑
  • 《母爱文化》
  • 志愿服务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地域特色
    弘扬红船精神 提振文化自信——兼评辛明路《乳山民俗》——安家正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8-7-4 18:15:51  ‖  查看1330次  ‖  

    弘扬红船精神   提振文化自信

    ——兼评辛明路《乳山民俗》

    □  本刊顾问  安家正

     

    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必然一扫雾霾,带来阳光明媚,春意盎然。果然,在春天里读到了《母爱文化》2018的“春之卷”。里面还披露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辛明路《乳山民俗》应时问世。这与其说是一朵含露绽放的迎春花,不如说是一声震聋发聩的报春雷。

    特别是看到了“卷首语”辛君的宏文,真是作为“领军人物”,太有真知灼见了。笔者忝列烟台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的主者,在这个领域研习多年,深有同感,忍不住想“续貂”,说上几句,以示点赞。

     

    党的十九大落幕甫毕,习近平总书记就亲率新的领导集体,来到“红船”,举起拳头,重温入党誓词,因而带来了弘扬“红船精神”的热潮波涌浪滚,也带来了一个深刻的理论问题: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包括地域文化)与红色文化究竟是什么关系?

    应当说,受很长一段时间的“低俗”风气干扰,这个问题在认识上还是有差距的。最近,威海市委宣传部内部印行了一本书——《君子之道》,书端摘引了习总书记在曲阜的讲话。总书记在讲到传统时,用了“人心不古”的话,说传统文化在我们这一代有被消逝的危险。应当警钟长鸣呀!依然沉迷在“低俗”中“浅思维”的诸君,别让总书记“曲高和寡”。

    我在《胶东半岛鸟文化》一书中提出了“文化特区论”,胶东作为文化特区的一个主要特征就是传统文化与红色文化完美的结合。现在辛君从母爱文化的角度,赏析冯德英先生的作品,他说:“在乳山大地上诞生的红色经典作品《苦菜花》,是典型的母爱文化和红色文化的交融之作,是乳山地域人文的必然结晶。乳山在弘扬母爱文化传统时,少不了红色文化内容;在学习红色文化精神时,也少不了母爱文化内容。”的确是这样,冯德英是写母爱的先行者,也是写妇女解放的旗手。看冯德英笔下那些把亲人送上前线,自己单独任劳任怨的伟大女性,哪一个不是传统的贤妻良母?

    中国共产党当然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政党,可是列宁在《共青团的任务》中说,只有用人类文明的全部成果武装起来,才能成为真正的共产主义者。看习近平总书记一系列重要讲话,特别是G20杭州峰会对杭州地域文化种种文化元素的谙熟,就会明白,习总书记倡导的红色文化,正是在出色地践行列宁的这一明确提示。马克思主义绝不是纯粹的“舶来品”,它在中国这块热土上的卓越实践,正是逐渐十足“中国化”,是“山沟里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语)。它深深地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沃土,是中国人民用近百年的浴血奋斗,用铁与火浇铸了它。那种企图只说“三个来源”不说其他的论点,站不住脚,不是教条主义,也是形而上学,因为它从“徘徊在欧洲上空的一个幽灵”,来到了中国大地,是与中国传统文化紧密结合,在生根、发芽,枝繁叶茂,才开花结出了硕果。

     

    在胶东,乳山才是红色文化的中心。

    辛君明路的“卷首语”准确地写出了历史:“胶东是革命老区,乳山在老区的中心腹地,八路军胶东部队的所属部门大都在乳山驻扎过,新四军所属各部在国民党军重点进攻的岁月里,也战略转移至乳山,乳山是当之无愧的胶东革命中心,人民军队的大后方。”

    这当然阐明了乳山红色文化发展的物质基础,是“红色基因”的必要条件。问题是,仅仅有这一点是远远不够的,作为根据地的文化支撑,乳山区别于其他根据地,特别是同样地缘优势的栖霞,有什么特色?很值得探究。因为仅就地缘而论,乳山面临的局势比他处都要复杂,甚至险恶。

    乳山是个新县,一度称作“牟海”,毗邻“海莱山区”。莱阳有最顽固的赵保原,是搞摩擦的反共老手。海阳有“最进步的”姜黎川,忽左忽右,左右摇摆给统战大出难题。远非栖霞只有一个蔡晋康,叫一声“蔡五猴子”的绰号就可施行瓦解的。乳山基因之雄厚、之多彩, 不是三言两语可以陈述的。以往,人们从“历史馈赠”的角度探索得比较多,但对“地理因素”注重得比较少。现在,乳山注意到了地理具象了,专门讲“自然界的母爱图腾”——大乳山,挖掘大乳山传说中的主人公三圣母。我在《母爱文化:这是一个发现》(见于《乳山时讯》《母爱无疆》《安家正文集》)一文中说:“母爱文化的外延是什么?乳山同志提出了新的三圣母论,即大地圣母、人间圣母、神话圣母,这一概括,一下子把乳山提升为他处无法克隆的圣地,确实高明之至!”我文中所说的乳山同志,就是辛明路。我看到辛君的《母爱文化》(见于《乳山时讯》《联合日报》)一文,他在文中说:“乳山是母爱圣地,她圣在三个方面:一是有自然界的母爱图腾大乳山,天设地造的慈母形象,被称为大地圣母;二是有中国写母亲最成功的作品冯德英先生的《苦菜花》,书中伟大母亲是包括乳娘在内的乳山母亲的典型代表形象,被称为人间圣母;三是有大乳山传说的主人公三圣母,佑民护生,大爱无疆,被称为神话圣母。自然山水中、精神层面里、人世间,乳山都有圣母的身影,从地理具象、民间信仰、文学作品都有浓郁的圣母文化内涵。”辛君明路的论述很精辟。对这样有文化建树的人才要爱惜,对这样的文化成果要珍惜,我在我的文章中发声:“辛明路怎么就不该成为文化名人?”因我太了解我们有些同胞了,“远来的和尚会念经”,崇名崇外,不会惜重身边的人才及其研究成果,而浪费了地域文化成果,就是浪费了当地的发展资源和发展时间,我是在急乳山发展之急才发出如此呐喊的,完成是出自公心。好在乳山的主者挺好的,重视身边的人才,重视地域文化研究成果。众所周知,战争年代养育了八路军干部子女后代的胶东育儿所是母爱圣地,那种母爱,是超越血缘关系的,大爱无疆,因而令红色文化有了真正的“符号意义”——不仅是咬住了恨,而且铭刻爱。这样,从自然山水中寻找乳娘之根,应当说是别具慧眼的,非乳山没有这种“灵性秉赋”。所以说,乳山的地域文化特色十分鲜明。

    如前所述,红色文化是对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而乳山的这样“历史馈赠”又是得天独厚的。最近,我在编写《不忘初心,怀念于烺》这本纪念文集,读了一本宋竹庭的革命回忆录,得知胶东第一名共产党员于洲,竟是乳山人。略事回忆,就会发现“文革”中乳山的“文化达人”着实不少,当真尊重历史事实的话,就应当说,无论是于会泳,还是迟群,他们参与“四人帮”的政治阴谋,那是进城之后的事,在“历史的天空”里,他们都是浸染着“红色文化基因”长大的,都曾经是党领导下的“文化战士”,从事的是红色文化。

    当然,从精神层面上来说,还可以追溯到更远,比如全真教的“和谐”哲学。“全真七子”的籍贯分布有个特点,除了丘处机和刘处玄之外,其余五人全集中在牟平。由于辖区变动,不能说全是乳山人,但至少王玉阳是。赵钧波先生对王玉阳有深入的研究,可以窥见其人的处世哲学恰是传统文化精粹——为天下献身,同时也是红色文化的结晶——为天下百姓谋幸福生存。

    文化是“软实力”,在现实生活中是不易被人察觉的,却又是无时不在的。举例子说吧,喜饼(又叫媳妇饼),文登也盛产,荣成其质量也上乘,可是如今却是乳山最火。原因就在乳山赋予了它更多的文化元素,“包装”得好。“母亲教育”兴起,烟台的“母教中心”成立15年了,又是走京闯卫,又是请人光临,结果却是乳山后来居上,晚出生十多年却立即在全国有着巨大影响,其根源也在于大乳山,在于软实力。

    胶东文化多元,杂彩纷呈,喜欢标榜“中心”,但文化贵在特色,乳山的地域文化就最具特色。事实上已经成为了“中心”,乳山人应当有这种文化自信。

    插图

    4.2017年5月10根据辛明路同名作品改编的动画片《大乳山的传说》在山东省民俗学会年会上放映/郑华摄影

     

     

    《乳山民俗》的适时出版,不仅为这种文化自信鸣锣开道,而且为“非遗”工作树立了拨乱反正的标杆。冯德英在《乳山民俗》序言中说:“为人民立言,给山水作传。民俗书籍是为民族而写,为后代而写。“真正的高屋建瓴,哲思慧语,一语中的。

    法国人在联合国提出了“非遗”,得到了我国的积极支持,我国很快就颁布了国家法律,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但是,也毋庸讳言,近来受“低俗”的侵蚀,已经“异化”成商品拜物教的奴婢。

    民俗是文化自信的基础建设,因为传统文化的精粹更多地积淀在民间习俗中,如今,正如辛明路先生指出的那样,是“伪民俗”泛滥成灾,问题已经逐渐成山。他在《乳山民俗》后记中说:“把外地的当成本地的,那是伪民俗,伪民俗是假历史,遗害无穷。如果让伪俗流行,会导致华夏一俗、全国一说的局面,那丰富多彩的中华传统文化将不复存在。一本千枝,一枝多花,同源分流,同流异波,这是我体悟到的中华大家庭既血浓于水、又异彩纷呈的民俗文化实质,悠久、厚重、浩大、繁华才是我们真实的大中国。”他在《民间文学整理的意义及措施》(见于《人文天下》)一文中说:“民俗俗吗?民俗不俗!民俗的俗字,从人、从谷,人吃五谷杂粮,演绎社会万象。民俗不是低俗、不是粗俗、更不是庸俗。民俗是社会面貌的综合反映,从风土人情走向高雅文化,我总结归纳为‘俗久为大,大俗化雅,雅俗共赏,赏析文化,化育文明’。民间文学是民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人民群众创造了一切,包括文学艺术。稍微有点人民意识,也不应该歧视自己的民俗文化。民俗不但是文化,而且是一切文化的母体文化。”非遗是从民俗中走出来的,不能忘记它的“非物质”性,即精神属性。大量的民间文学、风俗讲究,在非遗领域里越来越不被重视。把非遗项目全部当作发展项目来对待,像“伪民俗”流行一样,把“非物质文化”弄成“物质文化”,最终会害了非遗,害了传统文化的。

    即以人才问题抛砖引玉。

    首先是“假币驱逐真币”。最近,烟台绒绣的真正传人朱国元老师造访,他的绒绣作品《六伟人》赫然陈列在毛主席纪念堂的二楼大厅,可是在烟台却鲜为人知;相反,某报竟然连篇累牍宣传某某人是什么“传人”,我说,他自己搞不清是第几代传人,我也从未投过他的票,他这传人只是不懂非遗法律擅自封的,不过为了吸引眼球而已。

    其次是面临“断层”,长者衰老却后继无人。在这方面,确实有“政策缺陷”,比方,我们有这样那样种类繁多的“基金”,设立了不同名目的“学者”,可你听说那个基金会列了哪一项“非遗”项目可以获取一分钱?栖霞栾氏姐妹神剪风靡美国,可那众多的基金会,只怕未必爱好剪纸。“泰山学者”成堆,“长江学者”排队,试问哪一位是“非遗”专家?所以,在老一代学者中,“非遗”远非“显学”,潜身其中的已是凤毛麟角,像辛明路这样,三十年如一日,毕生在“冷门”中默默无闻地辛勤付出者更是少之又少,如今,老一代大多作古,幸存者也衰朽在即,冯骥才先生已经是孤掌难鸣。甲骨文由显而微,为挽其濒危,中央予以特别关顾,地域学也后继乏人,是不是也该与甲骨学平等对待。辛君明路无缘当选泰山学者,但作为“乳山学者”绝对当之无愧,是不是也应该与泰山学者等量齐观?

    应当特别指出的是,辛明路是有口皆碑的领军人物。年轻一代已经很少热衷民俗这门学问了,只消读读报刊上那些年俗、节俗的文章,就会发现,确实是千文一面,大同小异,年年重复。不难理解,急于求成,希冀“一夜暴富”,浅尝辄止,只求吸引眼球,年年“查网”,何须“田野作业”,何必去分辨“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

    像辛明路这样的坚守,三十年走民俗家的正路——坚持“田野作业”,寻觅积淀在民间的那些最生动活泼的文化元素,认真梳理,分辨真伪,厚积薄发,最后将一本百科全书般的民俗典藏奉献社会,确实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辛明路是位乡土学者,处在祖国一隅,却有幸奋斗在习近平新时代,能够化偏远为“优势”,接地气,在民间,不沾经院之“高”,也避免了学者之“格”,因而成了不戴博士帽的“民间院士”,他这“标杆”十分另类,也许“不合时宜”,因为不见经传,没有光环,甚至还得清贫自守,然而,却是“红色的颜回”,真正的“撸起袖子加油干”!

    应当捧读他的书,应该向他致敬!

    (安家正:烟台教育学院教授,著名作家、文艺评论家,著作等身,其中《安家正文集》116卷发行量最大。)

                  
    中共乳山市委宣传部、乳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管,乳山母爱文化研究会主办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70号(乳山市文广新局三楼)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乳山母爱文化研究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rsmawh@foxmail.com,网站业务信箱57647553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