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母爱故事
  • 母爱论坛
  • 乳山记忆
  • 地域特色
  • 民间文学
  • 母爱艺苑
  • 《母爱文化》
  • 志愿服务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地域特色
    一路清风 万世正气——辛明路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8-5-8 19:31:54  ‖  查看1354次  ‖  

    一路清风  万世正气(二)

    □ 辛明路

     

    题记:乳山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民风淳朴,崇尚教育,和善家风。这方母爱文化滋养的土地上,人才辈出,德范千秋。境内晚清之前八十多位有品级的官员,无一人贪腐,成为乳山地域人文最大的骄傲之一。他们明德修身,勤能履职,清正廉明,扬一生清风,留万世正气。清官是人民对造福一方的清官、好官、能官的总称。国家有清官文化,百姓有清官情绪。清官是国家之福、百姓之福,也是他们家族之福。东西方文化对数字的心理预期不一样,汉字立福字为十三画,足见其数吉祥吉利程度之高,我们选择乳山历史上十三位清官为调研对象,为母爱圣地、美好乳山祝福!全文分上下两集,第一集是乳山历史清官事迹选介,第二集是赴乳山籍清官任职地询访实录,本刊分期刊发。

         

                                            廉儒治邑——张启愚 

           1号片:张启愚画像      

     张启愚(17151797),现乳山市午极镇泽上村人。1744年,考中举人,任四川大邑县知县;1749年,改任莒州学正。

           张启愚是著名才子清官张崧之子。泽上张氏家族良好的家风家训给了张启愚很好的启蒙教育,家训“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和平为宝贵,孝友得安详”。张启愚像父亲张崧一样,喜欢读书,勤于著书、清廉爱民,正是对家训的忠实践行。后来,这段家训,张氏后人以辈分范字的方式进行传承着。

           民国《牟平县志》载:“张启愚,乾隆甲子举人,官四川大邑知县,居官悃愊无华,曾云‘欲维风化先饬学校’,故在大邑有青霞、鹤鸣两大书院,悉捐膏火,为延师席,公余辄进诸生课之。旋以不能媚上官,谢病去,宦囊萧然。改就莒州学正,日以吟咏自遣。晚抵里门,教授生徒,亦多有成就焉。”直隶灵寿县知县李洪祖撰文称赞张启愚:“为文操纸笔立就,兼工诗赋,人争延为师。其入词垣掇巍科贡成均者济济然,门墙桃李也。晚得大邑令,方正不随时趋,惟以爱民好士为务。”史料均记载张启愚是位清廉儒雅之人,致志修德蓄才,想以道德文章教化庶民,且不甘与世俗浊流合污,抱负、担当、清廉、向善、勤奋,品格清奇。

           大邑是蜀之望县,东不远是成都,西不远是都江堰,为川之富地,但张启愚从不加税增赋。主邑五载,薪俸多捐出,用于书院扩建、购书、延师及扶贫助弱。他居无陈设,衣旧食淡。朋友不忍,想资助他,他从不接受,怕坏了清誉。历次向书院捐赠,县内乡贤罗邦彦总是多捐,声言含张启愚所捐份额,好让张启愚把薪俸留下来接济家用,然而,张启愚次次都是照捐不误。主邑期间,他主持重修三国名将赵子龙祠,作长诗《重修汉顺平侯祠墓》,全诗36行、252字:“建安之世炎刘终,人望群属大耳公。荆门受敌蜀川险,关张黄马咸从龙。常山虎将胆尤烈,当阳汉水喧战功。白帝托孤婴儿长,四十余载临蚕业。师出岐山老犹健,余勇可贾钦英风。全受全归真无忝,银屏山下鱼灯红。阴平失守降王走,辜负血战怀抱中。可怜回首不思蜀,玉垒浮云空复空。此时松柏应郁怒,剑气腾汉光若虹。沧桑陵谷经几代,斜江环绕坟犹崇。樵夫牧竖无敢犯,自是灵爽能感通。与朝祠轮垂祀典,春秋因谒如堂封。庙宇黯淡遗像在,有须鬑鬑少时容。却怪前令不详慎,此貌岂称七旬翁。更嫌殿庑备隘甚,牛羊时复侵垣墉。表章忠义有司职,询之绅士谋佥同。觚棱巍焕设遗像,增其式廓丹矱浓。夸丰洁迈都不朽,呜呼吾意甯终穷。”满篇透出正直、清雅之气,并刻立诗碑,期望以忠育人、以文化人。

           张启愚刚正不阿、廉洁勤政、百姓拥戴,然而,世事难达君子意,他常感到迷惘。做不了中流砥柱,也绝不与丑陋现象同流合污。后来,张启愚递交辞呈,辞去知县之职,改就莒州学正。他著有《南行集》《入蜀集》《遂初稿》《遂初驿程记》等著作传世。他的四爷张需讷(亲爷张需调排行六)任四川西充县知县,父亲张崧曾任河南滑县知县,曾孙张存素任东昌府教授,一门才子,数代清官。

           乳山崇文尚武、劝学重德之风至清代为最盛,名门望族中,以影响深远程度论之,首推午极镇泽上村张氏家族,其家族精英辈出、代有其人,张启愚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综观张启愚的一生,绝顶聪明,达观际遇,只做对社会、对民众有益之事,绝不与欺压百姓、中饱私囊者同流合污。他辞去知县之职,看似在退却,其实是在积极进取,他的进取就是开启民智,尽快使社会文明进步。他有公而忘私的廉洁精神,有德俊才美的人格魅力,有资政育人的传世著作,他为后世树起一座人文丰碑。

     

                              清正学政——鞠恺 

       2号片: 鞠恺画像    

            鞠恺(17331795),字廷和、号梧圃,现乳山市海阳所镇海阳所村人。1752年,考中举人、再考中进士,考出科举中罕见的联捷佳绩。殿试金榜共231名,他名列29名,随即诏封庶吉士,选馆至翰林院供职。他品行端方、才华横溢、恪尽职守,不久就升任翰林院编修。1756年,钦任浙江乡试副考官;1757年,任会试同考官,随后又钦任广西学政,正三品。

           鞠恺所任学政之职,对其阿谀奉承、想巴结靠拢的人很多,他拒收任何形式的贿赂。有时来者放下东西就走,不给鞠恺当场退掉的时间,他就亲自登门悉数退还。他曾效仿先贤,悬鱼拒贿。有一年春节之前,他学悬鱼太守之法,最早送来的礼物,悬挂于门旁院墙上,让后来的送礼者望而却步。

           鞠恺最为闻名全国的事是妥处冒籍、维护民和。有效杜绝科考中的冒籍现象,在当时既需要勇气又需要智慧。清代科考制度,按省定额取士,学子少的边远省份相对地容易考上,外省的学子就纷纷来边远省冒充是这里的学子参加科考。甚者,一人冒充数籍赴考。冒籍日渐猖獗,云贵川广更加严重,挤占了这些边远地区学子的机会。1760年四月二十八日,鞠恺向乾隆皇帝递呈《为陈严惩冒籍办法事奏折》,他在奏折中提到:“惟冒籍之弊最甚,本省府县相邻之人冒考者固有,而浙江、江西、湖广、广东等省之人冒考广西者尤多,大抵或因父兄作幕,或因亲友贸易,诡计影射,混入考试,并无实在田产庐墓。入学之后,仍归故乡,而大比之期复来冒试。若不及今彻底澄清严加惩创,则蔓延日滋,流弊愈甚,于边省士习文风深为未便。” 鞠恺在奏折中汇报了广西本次科考严格遵照清规的作法,“臣现在考试各府,俱严饬教官开报实在土著廪生,素行端谨,心目精明者方令作保,其余廪生不许滥保。并饬各府、州、县收考各官悉心确查。虽此次取进童生尚无冒滥,而从前历年冒人者所在甚多。臣业经行文各属,通行清查。现据查复前来者,有一学数名,十数名不等,而太平府属一学中遂多至三四十名”,鞠恺还指出冒籍之危害,“此等人皆系学问平常,在本籍不能入学而冒考幸进,以为得计。至其所冒籍之地,虽土著文风未盛,而就地取才士子犹可渐自濯磨。若尽被冒籍占据,则土著进取为难,文风日就颓废,攻讦势难宁息。以国家论秀育才之地为若辈行私舞弊之场,以彼地寡廉鲜耻之徒妨此地向学进身之路,于文教士风所关非细。此即尽行革黜,以惩浇风,实不为过。”并提出建议,“准其冒籍生员一年之内自首,改归原籍。亦应加以处分,或暂停其帮补乡试,俟数年或几科以后,再准其一体帮补乡试,庶以后冒籍者知所儆戒,不敢复蹈前辙。否则冒考既幸获于前,拨归仍无失于后,政恐拨者旋去,冒者复来,仍不免纷纭滋扰。”乾隆皇帝看到奏折后,冒籍问题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于六月初六日发旨,责成礼部制定相关政策规定饬各省遵照执行。随后,云南、贵州、广西、广东、福建、四川等省学政纷纷将清查冒籍之事向皇上呈报,使冒籍现象得到有效遏制,保证了科举考试的公平、公正,维护了民族的团结和国家的安定。

            鞠恺爱才惜才,处处为学子着想。他亲自修改《佩文诗韵广注》,消除方言给学子造成的作文赋诗用韵混乱,为他们排忧解难。这部手稿虽然没有出版,但如今尚在。鞠恺更注重家教,经常写信叮嘱子女及兄弟姐妹:做人要正直,求学要用功,干活要勤奋,持家要节俭。他的同辈及后辈,有的任知府、有的任知县,为邑内人才辈出的望族。鞠恺的家书,现仅存三封。鞠恺的诗作,有一首收录于《晚清簃诗汇》中,题为《酬纪心斋游平氏园林见怀之作》,全诗内容:“良朋胜地足句留,何事临风动远愁。池涨半篙初过雨,井飘一叶早惊秋。青山碧树多离索,白露苍葭旧溯游。千里乡关暮云隔,劝君休上仲宣楼。”可见他当时的心境与才趣。

            鞠恺因操劳过度,兼染瘴气,1795年卒于任上。他最大的社会贡献是提出了对科举考试冒籍弊端的解决办法,一篇题为《为陈严惩冒籍办法事奏折》的奏折,使他名闻全国、名留青史。

     

                               孝义司马——于仲保 

      3号片:于仲保画像

    于仲保(约13021383),乳山寨司马庄人。据司马庄于氏谱书记载,于仲保元朝元统年间进士(细分应为国子进士),曾任兖州军民总管,诏拜兵部大司马。他秉性明毅,为官清廉,恪尽职守、敬畏百姓,忠孝两全。

           宁海州南乡是邑内居民传说三圣母救民护生化身大乳山的地方。母爱温润仁爱胸襟,孝道滋养忠诚秉赋,这是地域文化特征。与生俱来的人文承载,使于仲保天性中带有仁孝素养。他从小懂事孝顺,晨起请安于长辈,晚上睡前道安于大人;饭菜端上桌子,要等长辈先动筷;邻居馈赠果品点心,拿回家让母亲先品尝。少时良习,长大良材。

    于仲保任职之地离家千里迢迢,但他恐怕父母挂念,每隔两三年必回乡探亲。他回乡不摆官仪,不坐官轿,不带官差,只带一仆人为伴。主仆二人骑马赶路。于仲保的家在于家庵,第一次回乡时,走到村北的棘子沟,他从马上跳下来,牵马步行进村。仆人问道,缘何距村还有六七里之远就下马步行?他说:“步行以示对闾里父老之敬,吾虽吃皇粮,岂敢忘前辈养育之恩。”仆人听后肃然起敬,到村之后,就把这事讲给族人听。回程时,于仲保也是步行至棘子沟再上马赶路。屡次回乡,皆如此。于仲保的清廉孝行,乡人盛赞。明天顺年间,村人为了纪念他,以他的官职为村名,将于家庵改为司马庄;棘子沟改为驾马沟,纪念他在此下马上马的嘉言懿行。

           司马庄人以于仲保为光荣,以于仲保为楷模,形成仁孝忠义的家风,并代代传承。于仲保的六世孙于贡甫,任燕京苑平县县令,清廉爱民,政绩卓然。他每次探亲,也是来时在驾马沟下马、回时在驾马沟上马,继承于仲保的美德。于贡甫排行老大,父亲去世后,把自己的薪俸多用于弟兄姊妹读书、婚娶、求职等事宜。家庭和睦,家业也越来越兴旺。于贡甫告老还乡后,听说村里要建设于氏祠堂,就把自家的老宅让了出来,并捐款捐物,与族人一道,很快就把祠堂建好。族人公推于贡甫主持纂修《于氏家谱》,他以仁孝忠义为核心内容,拟订了于氏家训,把于仲保的大孝大义理念,以家族文书的形式固定下来,得到族人的认可并共同遵守践行。家训内容为:“吾家清白门第,诗礼旧族,务要父慈子孝,兄爱弟敬,夫和妇随,长惠幼顺。小心以奉官法,专意以办国税,勤俭以守家业,谦和以处乡里。面心要平直,勿怀奸诈,事贵含忍,勿轻斗争,勿为奸诱,勿做强窃。不谈人非,常改己过,死丧相助,患难相恤,善相劝勉, 恶相告诫。务行礼让之风,以成义和之族。各共勉之,勿忽家教。”

    嫁到司马庄的媳妇,也为恪守和践行家训做出了重要贡献。南司马庄村现存一支贤良碑,碑文讲述李天顺之女嫁到司马庄后,随着岁月的推移,从一位孝顺儿媳到慈善婆婆身份的转变,但从不变的是她的仁爱与勤劳,原本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因大仁大爱成就了大写人生。碑文全文:“海邑南司马庄于公维宝之子妇,崇儒公元配,而同邑乳山寨天顺李公之女也,年十七于归,不数载遽丧所天,氏誓以死殉,亲族交慰劝之,乃含辛茹蘖,终其身称未亡人焉。尔时,堂上姑年迈矣,且久病委顿床榻,动辄须人,氏每于问,衣将衽时,和气愉色,即孝子之有深爱者亦不是过,且氏夫崇儒病惫亦甚,步履艰难,自中馈得人不第,操作细故,氏一身任之,即奉盘进匜,诸节文亦必以妇职兼子职,不欲其夫遗纤芥憾。后五年,姑先殁,迟无几载而夫又相继以殁,氏乃辟踊治丧,丰啬悉如礼,乡里德之,称贤媛。时氏年二十有七,自归夫家,而奉药饵侍沉疴者,凡十载当,氏之丧所天也。膝下一子,名心年,尚属縂角髫龄,弱冠后,聘马氏女为婚,自是而纺织之劳,箕帚之操,氏可以渐渐減,詎祸犹未艾,心年夫妇又以中年夭谢,且仅生一女,而承祧无人,天之困厄节妇者,雇若是其艰且危哉,不得已,以迟暮之年,躬承上下,持先业、谋宗祧、抚弱女,晨操夕计,只身之外,赞理乏人,视曩日之事姑舆夫也,辛苦当尤倍之。时氏年七旬有奇,盖计称未亡人以来,前后数十余年,其抑郁谁与语之者?非笔墨所能罄,兹特即得诸见闻,缕陈之,勒於贞珉,以著阃范,以昭母仪,并於风厉斯世之义不为无补云。是为志。光绪十九年六月榖旦立。”读来感人至深。

           于仲保成功在他的人格魅力上,成功在他对后世的良好影响上。他廉洁奉公、仁孝忠义的高尚品质,影响了整个于氏家族,也影响了一个地方。于仲保的事迹,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为邑内公序良俗的形成,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恪守仁孝、清白做人在乳山世世相因,代代相传。善良的群体,淳朴的民风是构建和谐社会最坚固的基础。

     

                                正直法星——宋绣             

            4号片:宋绣画像

    宋绣(14971578),现乳山市下初镇史家疃人。才华横溢、刚正不阿。任刑部司狱时,奸臣当道,正气不彰,他告老还乡。回乡兴办公益,教书育人。

           宋绣自幼好学,遍访有学问的人跟着学习。他听说圣水宫有一位高道,学富五车,知识渊博,就前去求学。那高道对宋绣说,你凡缘太深,我的知识对你没有什么用处,我不能耽误你的前程。宋绣赖着不走,高道说,那先去帮灶吧,学会做饭我再教你。宋绣也听话,安心在伙房学做饭。有一天,来了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道士,宋绣迎上前去问是否需要帮助,那道士也不客气,喝水吃饭还要住宿。伙房的人多有嫌弃之意,唯独宋绣不嫌弃,端水端饭,催促那道士洗澡,并把自己的备用衣服拿给他换上。晚上,那道士与宋绣睡在一起,道士告诉宋绣,他是来胶东寻找朱砂矿的(道士用朱砂炼丹),朱砂矿发现的不多,黄金矿发现的不少。他说,这一带的黄金矿虽然从隋朝就开始开采,但都没有开到点子上,青虎山至唐家沟、石沟至巫山、高格庄至葛口,这些地带才是黄金最多的地方。道士告诉宋绣很多找金矿的方法,如火烧石里有金砂、泥色太青含细金、岩壁色红是金层,等等。道士叮嘱宋绣,如果有朝一日能进京城,向朝廷呈黄金开采奏折,民众可享富足,自己可得重用。

          宋绣天资聪明,正直善良,学问增长很快,威望与日俱增,经州府逐级向上举贤荐才,他成为刑部一名文案人员,正如那道士所讲的,宋绣还真的进了京城。宋绣没有忘记道士所说黄金开采的事,起草了一个奏折,请上司署名呈递,因当时他的级别还不能直接向皇帝言事。宋绣起草的奏折起到了部分作用,朝廷派人来宁海州南乡召集民工开采金矿。这次是露天开采,矿址在现下初镇南东庄村邻近。明朝的黄金开采,皇帝委由太监机构督办,太监集团不重用他们不亲信的人,宋绣没有参加领导开矿。他推荐的道士也未引起重视,当局没有派人访贤问策,更没有起任重用,有这样的明白人,竟然没有给个发挥作用的平台。宋绣也不得志,在刑部多年才官至司狱之职。然而,他官虽然不大,但其廉洁和正直的名声却是很大的;虽然没有以开采黄金为职业,但他的品格却与金子一样闪闪发光。      

           民国《牟平县志》载:“宋绣,九区史家疃人,刑部司狱,时杨忠愍椒山公,以忤权臣下狱,绣待之甚款,忠愍德之,及绣致仕将归,忠愍以诗饯之曰:共说山中好甲子,百年林下见高人,醒初幻枕俱为梦,归去此身方属君。昏夜法星辞帝座,秋风行色动乾坤,西台多少含寃者,一聴离歌泪满巾。”敢对大奸臣严嵩的政敌待之甚款,足见法星宋绣的正直与胆识。严嵩的爪牙送重金贿赂宋绣,要他把杨忠愍“暴毙”狱中。宋绣看着金银财宝,先轻蔑一笑,后正色拒收。宋绣不但没有加害杨忠愍,反而给予了很好的保护。杨忠愍,名叫杨继盛,忠愍是谥号,明代著名谏臣。1553年(嘉靖三十二年)出于为国为民之义愤,杨继盛斋戒三日后,奏呈《请诛贼臣疏》弹劾严嵩,历数其五奸十大罪。严嵩为史上著名的权臣,累进吏部尚书、少傅兼太子太师、华盖殿大学士等重位,擅专国政达二十多年。严嵩为官专擅媚上,窃权罔利,排除异已,残害忠良;肆行贪污,吞没军饷,废弛边防,招权纳贿,作恶多端。那时皇帝朱厚熜正信任严嵩,见到杨继盛的奏疏就大为恼火。严嵩见疏中有“召问二王”之语,便趁机挑拨离间,引得朱厚熜更加愤怒,将杨继盛廷杖一百。打得皮绽肉开,杨继盛也不屈服,廷杖后,又将他收监下狱。杨继盛入狱第一年,受到宋绣等人的保护,后来,宋绣回乡,杨继盛在狱中又备受拷打、受尽折磨。1555年,杨继盛遇害,年仅四十岁。明穆宗即位之后,平反冤案,把杨继盛列为直谏诸臣之首,追赠太常少卿,谥号忠愍。后人将杨继盛之故宅改建为庙,祭祀缅怀,尊为城隍。有《杨忠愍文集》传世,文集中收录了杨继盛生前写给宋绣的这首诗,宋绣的法星之名,也源于这首诗。

          宋绣回乡后,乐善好施,热心公益。每遇饥荒或瘟疫,他都捐粮捐款,帮助民众渡过难关。他带头募捐建设宋氏宗祠,宗祠坐落在史家疃村中央,至今保存完好。他题写的“宋氏宗祠”匾额,文革前还悬挂在祠堂的门楣之上。

     

                             青天知县——宫树德

    5号片:宫树德画像

    宫树德(17621825),字务滋、号敏齐,现乳山市崖子镇青山村人。1780年,考中举人;1818年,任清平县训导;1823年,任浙江嵊县知县,处理积案,变易风俗,勤于政务,深受嵊县士民拥戴。

           宫树德少时家境贫寒,自幼发愤读书。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家境虽然贫寒,但宫树德从不忘记族规家训,立志做有学问、有作为的人。宫氏家训有“仁义礼智信,德能善孝忠,勤俭慎忍和,学谦爱省道”的教示,宫树德忠实践行家训。

          上任之初,嵊县害群之马猖獗,衙门积案达千余件,民怨沸腾,他日夜审理积案,5个月即查积案700余件,结400余案,刁悍者为之敛迹,被嵊县百姓称为青天知县。依嵊县之况,宫树德倡导移风易俗,革除陋习,查处赌博,禁止淫佚,劝学劝读,鼓励互助,褒奖贤良,促进县境安宁。他正告身边衙役,维持公序良俗,官吏首先身体力行,索贿受者,严惩不贷。宫树德任间饬躬勤俭,居官尚着一旧袍,常曰:“勤俭两字,吾家祖训,讵一行作吏,顿改初服耶?”

    宫树德巧断碾案、促进团结的故事,至今还被嵊县人民喜闻乐道。嵊县西境有两个村庄相邻,村之间有盘共用的石碾子。道光元年,山洪暴发,在石碾子旁边冲出了一条河流。此后,西村用碾子需要涉水过河。西村便有人提出要把碾子搬到河西,东村人知道后,坚决反对,两村因此起了矛盾,后来发展到了经常殴斗。西村具状告官。为获赢官司,两村均向县衙门行贿。宫树德查知缘由后,令主簿收下两村送来的银两。遂传令,知县将于中秋节去两村审理此案。中秋节当日,两村村民聚集于石碾子周围。宫树德下轿,向村民们说道:“本官今来判碾案,无判词可宣,只赋打油诗一首,代作此案判词。”接着他宣读打油诗:“东西两村世亲缘,碾盘碾砣两相伴。一条小溪启衅端,招致村民结仇怨。县令为官不清廉,收受你们贿赂钱。今用此款置一碾,一村一盘世代安!”说完挥一手,只见远处有众石匠运来一盘新碾子,缓缓运至河西村,择地支架起来。众人见此情景,心悦诚服,齐赞知县贤明。

           宫树德明察秋毫,办案分明,于情、于理、于法均有考虑,所以他断案公平合理、原被告双方均服。1824年夏的一天,有个男子领一年轻女子前来告状,男子说:“小民叫李岚,这是我妹妹李璀,妹夫王晓年三年前上山砍柴不幸坠崖身亡,妹妹孝敬公婆,扶养弟妹,如今三年孝期已满,我到王家庄请求准许妹妹改嫁,王氏族长说要有官方文书方许再婚,万般无奈之下,我领妹妹前来求大人判其准嫁,妹妹太年轻,我不忍心她孤独终老,求求老爷!”李岚边说边给宫树德叩头。宫树德深思良久说:“李公子说得极是,本县深表同情,但这事不是个王法就能说了算的事,我给你文书,然而这文书不是判词,是请柬,你领着差人把王、李两家族的族长请到县衙,本官做东,席间计议。”酒席上,知县老爷给足了双方族长的面子,李璀改嫁的事体体面面地得到了允许。嵊县百姓盛赞宫树德威恩并济、情法兼顾、智善共厚,是位不可多得的清官好官。

          可惜因公务过于繁忙,宫树德积劳成疾,于1825年病卒于任。嵊县士民念其功德,捐资置灵柩,将他的遗骸护送到故里安葬。

           宫树德任职地嵊县现名嵊州,是剡溪文化、越乡文化底蕴深厚之邑。民国《嵊县志》职官志中有宫树德的记载:“宫树德,山东举人,道光三年任。”他的后任李式圃,道光六年任。宫树德在嵊县任职年头虽然不太长,但影响很大,嵊州人民至今怀念他,感叹他壮志未酬,感念他的公正、善良、才智,感恩他为嵊州公序良俗的建设所作出的重要贡献。

     

                                 气节凛然——于清泮        

      6号片:于清泮画像

     

    于清泮(18741957),现乳山市大孤山镇八里甸村人。1901年中举,1909年因道德端正、事亲孝顺被举为孝廉方正,授知县,备召用。曾任奉天黑山县县佐,后来,倾向革命,重视教育,并尝试实业救国,对清廷任命知县之职,辞而不就。文教方面,先后任宁海州小学堂堂长、登州师范学堂堂长,并在山东公立农业专科学校、山东公立矿业专科学校及济南、青州、烟台、绥远等省立中学任教师,曾出任民国山东省公署顾问兼秘书、后又从事方志编纂;实业方面,先后任黑山国立垦牧公司经理、山东省立水产试验场场长、山东省立水产讲习所所长等职。1932年起,连续两届被选为民国山东省政府参议。

          于清泮不论走到哪里,都极其重视养德修身;不论任什么职务,都清正廉洁。个人生活俭而又俭,把大部分薪俸拿出来资助教育、救助贫困。有一年,沾化县政府在当地备好建房材料,派工匠护运至八里甸村,给于清泮建书房。于清泮知道后,商量沾化县长梁中权,把房身盖起来就行了,不装修,不摆设,剩下的钱款救济村里的孤寡困苦之人。沾化请于清泮做《沾化县志》总纂,他不谈报酬的事,所以梁县长才决定赠书房。从前在外做官的人年老之后都要告老还乡,这是家族的规矩,回乡把他一生的经验和学识传授给家乡子弟,传授得有个场所,这就是重视要有个书房的原因。

           于清泮共编纂了三部志书,《沾化县志》(八卷)、《齐东县志》(六卷)、《牟平县志》(十卷),他与同事跋山涉水,翻阅书卷,历尽艰辛,保证了志书的质量。民国期间纂修方志,沿袭清朝的定制与体例,由地方最高行政长官领衔主修,聘用邑内饱学之士、社会名流任主纂。1932年重修《牟平县志》时,于清泮被推举为总纂。时任牟平县长宋宪章在序言中说:“余自民国二十一年冬忝莅斯土,每接见邑中人士,询及邑乘(地方志书),佥云:‘宁海州自民国易今名,旧志所载皆七十年前的故事,至今未续修。’余闻之瞿然。次年春,乃约集宿学鸿儒,如于琴泉(于清泮)、王柳村(王照琴)、杨梅村(杨春萼)诸君,反复研讨,厘订纲目,而县志编辑委员会于六月成立。”70年未续修志书,可想而知其难度之大。于清泮在作序时说:“余关心地方文献久矣,又遵令修志,虽年老学荒,何敢以不文辞?乃勉从诸君子后,竭尽驽钝,从事工作,其时访稿既未缴齐,县卷又多散失,参考书更左支右绌,在在俱形棘手,经同人等多方征集,合州志原料而镕冶之,续旧增新,而稿粗脱。”为征集资料,于清泮与同事跋山涉水,走访了全县大部分村庄,历尽艰辛,历时两年多,《牟平县志》初稿方才脱稿。于清泮对征集上来的史料,考证极其缜密严格,往往要事必躬亲。1935年,为考证汉代育犁古城的确切位置,他亲临城阴、勇家一带勘查,遗址确定后,立育犁故城碑以昭后世。他亲笔撰写碑文记叙育犁古城的历史沿革,以威权的考证,结束了人们对故城方位的争论。

           育犁故城碑树立不久,于清泮被聘到济南工作,新任牟平县长王昭旭把《牟平县志》初稿送到济南,请于清泮继续润色修稿。他在济南广收博采,随查随编,随编随印,随印随校,呕心沥血,艰苦备尝。于清泮于序言中回忆在济南的经历说:“历时八阅月,用书数百种,助理四五人,奔走各机关与图书馆及遍访通人,殆无虚日,参互考证,将原稿翻修过半。”前后整整用时3年,印资不足他带头捐款,《牟平县志》终于于1936年面世。此志共10卷,卷首1卷包括序、凡例、修志人员题名录、县志沿革小史、全县总图等;13卷为地理志,包括位置、气候、土质、山水、物产、沿革、古迹、建筑、社会等;46卷为政治志,包括党务、自治、教育、财政、实业、交通、武备、司法、恤政、职官等;79卷为文献志,包括乡宦、登进、忠烈、孝义、耆宿、文学、技术、寓贤、烈女、艺文、金石、通纪、杂志、方言等。这是部写作严谨、文献价值很高的志书,以“立足现实,厘定门类;保存当代重要文献,征文考献;考据精详,不囿前说;图说相资,多角度保存文献;附列书目,保存艺文等方面”为编志宗旨,备受后人推崇。史学界公认“研究清末及民国时期山东航海史、捻军兴衰、全真道教、民族、教育、盐业、水产、地名、战事、民俗、方言、艺文等论著,均以此志为重要的参考文献”。

           让于清泮名留青史的,还有他那正义凛然的民族气节。19382月,日军侵占烟台。培植汉奸替他们做事,是日寇贯用伎俩。日寇知道于清泮在民间有很高威望,就拉拢他到伪政权中任职,被他严词拒绝。日寇恼羞成怒,把于清泮双脚绑了起来,拴于马后拖着跑,拖出几十米,就停下来问答应不答应,于清泮宁死不答应!反复拖了好几次,于清泮就是不改口,日寇无奈,只得将他放了。日寇也知道,轻意杀害气节凛然的文化名人,他们也无好日子过。为了避免鬼子再寻衅,于清泮回村教书。遇荒年,常出面于街头募捐,赈济饥民,深得村民敬重。

           抗日战争后期他移居烟台,1947年秋又回归故里,1949年春又赴济南,被聘为《大众日报》社顾问。有个人文集《安遇堂集》传世,其后人多德范学沛之士。

     

                                            去留唯公——宫炳炎

    7号片:宫炳炎画像

          宫炳炎(18671930),字文光,号萝山、润生,现乳山市崖子镇青山村人。1904年,考中进士;1910年,任陕西省石泉县知县;1911年,回到家乡教书。

          宫炳炎清光绪三十年考中进士,是中国科举制度之下的最后一批进士。宣统二年,清朝政权已是摇摇欲坠,这时圣旨下,命他到陕西省石泉县上任。好友杨玉相劝他称病不就,他说:“进退去留唯公。”毅然决然地赶赴石泉县。

          到石泉之后才知道,县衙形同虚设。宫炳炎的前任张骧、张骧的前任吴念章,这二人均为当年来当年走,未能安心履职,吴念章的前任吴立亭尸位素餐不理事。石泉县衙的政令不通,而帮会组织哥老会的势力却越来越猖獗。哥老会为了让知县当他们的傀儡,对新任者总是采取先礼后兵的方法逼其就范。哥老会坐堂大爷邓顺亲自给宫炳炎送来三百两银票,让宫炳炎用于县衙开销或补贴家用。宫炳炎当场拒收,但推辞话说得很婉转:“请邓老板多扶持学校、孤寡院等济善机构。”当时的背景是,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人为了推翻清朝政府,借用帮会的力量。新来知县拒收哥老会银两之事,在社会上迅速传开,这使正直的石泉人看到了希望,一些社会贤达主动集聚到宫炳炎的身边。大家群策群力,开始谋划石泉百姓的福祉。宫炳炎打算引导民众养殖柞蚕和栽植苹果,乡贤呈报,以前养过山蚕,因鸟类太多,叨食蚕虫,效益不佳。几经考量,最终选择了栽种苹果。县衙筹措银两,派员购进树苗。宫炳炎在石泉很快受到士民的拥戴。一边运筹民生,一边秉承人文。宫炳炎聘请邑内岁贡周嘏笙为总纂,纂修《石泉县志》。志书没有还编写完成,辛亥革命就推翻了清朝。邓顺趁乱夺取了县政权,宫炳炎起程返乡。百姓扶老携幼,沿途洒泪送别。众人赠送当地土产,均被他谢绝,只收了几株果树苗,以做纪念。返乡途中,宫炳炎一行遇到劫匪,劫匪见车上载有两只木箱子,以为发财了。打开一看,一只箱子里是一套官服和几件旧衣裳,另一只箱子全是书,劫匪头子感叹道:“此为清官,放了吧!”

          1926年午极某集日,赶集的人发生了争执,继而又发生了械斗,喜欢打仗的姜应川将一人打得不治身亡,亡者家属告官,姜应川被捕受审。姜应川在大堂上拒不承认打人之事,为了给自己开脱罪责,反诬赶集的青山村人是凶手。消息传到青山村,村董宫仁明知这是诬告,却想不出办法进行辩诬。宫仁来到宫炳炎家,求其帮助出主意。宫炳炎叫宫仁速派人寻找目击证人,把证人的话书写下来,然后请他们签字画押,余下的事由他来办。一天的工夫,宫仁就送来四五份证人的证言。宫炳炎领着一个学生,带着证言,坐着軕子,赶往牟平城。这种軕子类似担架,担架中间有多道横梁,横梁上加垫子坐人,再用苇席搭个简易的棚,两头的轿杆用绳索或皮条相连,绳索放在驴的腰脊上,两头毛驴驮着軕子行走。軕子走的慢,进城天快黑了,师生二人在县政府旁边找旅店住下。宫炳炎写了个纸条,叫学生递到县政府去。不一会儿,县长梁德孝就随学生来到旅店,梁县长见到宫炳炎急忙行礼说:“前辈前来,有失远迎。本来应当早早去拜访您,却因公务缠身迟迟未能成行,想不到今天在这儿见到您。”宫炳炎说:“我是来送证人的证言的,并非干涉县上办案,结案公正关键在证据真实。”后来,县政府依据实事,还了青山人的一个清白。那个打人的姜应川,最终伏法偿命。 此事可见宫炳炎当时在牟平一带的威望。    

           回顾宫炳炎的生平,从政时间虽短却很有政声,正当他要施展才能时,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的统治。因他清廉公明,革命者和当地各种势力,都没有为难他,他挂印回乡,全身而退。宫炳炎留下的良好社会影响,至今还在感召着石泉人民。《石泉县志校注》记载:“宫炳炎,山东人,光绪癸未进士,以知县即用,掣签陕西,宣统三年署,前修邑志,系宫公提倡,因改革未及成书。”对宫炳炎重视人文传承,倡导编纂县志之事,石泉县其他书籍上也有赞声。后来的有识之士,继承宫炳炎的意愿,终将《石泉县志》高水准地编修完成。

    (清官画像.乳山市文物所资料)

    (辛明路:乳山市海阳所镇西黄岛村人,曾任乳山市盐务局办公室主任等职。致力于地域文化研究,系中国民俗学会会员,主要作品:个人著述《大乳山下》,编著《母爱无疆》(2013版),与邑内作家郑华合著《乳山民俗漫谈》等。)

                  
    中共乳山市委宣传部、乳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管,乳山母爱文化研究会主办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70号(乳山市文广新局三楼)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乳山母爱文化研究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rsmawh@foxmail.com,网站业务信箱57647553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