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母爱故事
  • 母爱论坛
  • 乳山记忆
  • 地域特色
  • 民间文学
  • 母爱艺苑
  • 《母爱文化》
  • 志愿服务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乳山记忆
    人间正道是沧桑——为恢复高考四十周年作——郑航太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8-5-8 19:28:10  ‖  查看1323次  ‖  

                 人间正道是沧桑

    ——为恢复高考四十周年作

    □ 郑航太

     

    题记:历史总是发生于偶然,成就于必然。

     

    1972年春,我考入乳山第九中学。这是一个极不平凡的年份。其前一年刚刚发生了“9.13”林彪事件;其后一年是邓小平同志“文革”中第一次复出。就是在中国政局发生巨大变故的大背景下,我开始了高中生涯。当时有不少年轻人因邓小平同志的复出而受益终生,我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的“文革”对全国各行各业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冲击,出现了工人不做工、农民不种地、学生不读书的严重混乱局面。“9.13”事件对当年的“文革”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全国在一定范围内开始出现拨乱反正的现象。1972年,周恩来总理提出对教育进行调整,直接促成了“教育回潮”。19732月,邓小平同志第一次复出,开始筹划恢复高考,有力推动了“教育回潮”,教育形势出现了转机,各项工作回归常态。各级教育部门和学校对教学质量重新重视起来,抓教学质量成为常态。当时我所在学校对学生严格管理、严格要求,记得早晚自习都要点名检查。乳山县教育局还在全县中学组织统考,一时之间,教育战线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我的统考成绩在全县名列前茅,又是班里的班长、学校学生团总支书记,深受学校领导和老师厚爱。记得1973年夏天,乳山县在育黎公社西河大桥举办纪念毛主席畅游长江大型游渡活动,我有幸代表全县的青少年学生讲话,表示要积极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到社会的大风大浪中经风雨、见世面,努力锻炼成长!这年的秋天,我又作为学生代表光荣出席了乳山县教育系统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当时社会上有一种传说,说我们这一届可能会直接高考升大学,不必回农村锻炼了。大家的学习劲头更足了,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期望。我就是在这种氛围下度过高中的大部分时光。

    1973年12月,发生了“黄帅事件”,教育战线再度陷于混乱状态,直接通过高考升大学无望。我们本应在1973年冬季毕业,但当年为改学制,变为夏季毕业,延长了半年。学业已经结束后多出的这半年里,我们多半时间参加所谓的“政治运动”。学校号召我们学习北京市小学生黄帅的“反潮流精神”——反对“师道尊严”,鼓励学生敢于“反潮流”,以此培养所谓“身上长刺、头上长角”的“新型”接班人。我们当时少不更事,我还带头给班主任老师提意见,甚至把“攻击”学校老师的大字报张贴在教室墙外,造成很不好的影响,现在想起来还心存愧疚。

    1974年6月,我终于高中毕业了。学校当时师资力量严重不足,拟在全诸往公社的民办教师中选聘几个人来高中任教,有意让我留校做民办教师。公社党委书记于仕同知道了此事后,坚持让我回农村锻炼,有意培养我接我们村老支书的班。就这样,我极不情愿地回到了村里当了农民。公社领导很快就让我担任村团支部书记,看这架势是真要培养锻炼我。可我心里从来没有在农村干一辈子的念头,上大学才是我朝思暮想的目标。为实现这个目标,获得推荐上大学的机会,我还是干得很卖力气的,脏活、累活带头干,从不计较得失,很快就得到了村里干部和群众的好评。一切事情都在变化之中。一年后,公社党委于仕同书记调乳山县水利局任局长,村里的老支书希望他的儿子接班。我意识到这是我离开农村的一个机会。于是,我找到了母校老校长于景松——我的恩师说明了情况和想法,很快我就被调到诸往联中当了民办教师,担任初中物理课教学。自197510月至1977年底,我一直在这所中学教书,心中的大学梦越发清晰。

    1977年,再次复出的邓小平力排众议,坚决改革了已经实施多年的推荐选拔上大学制度,决定当年恢复高考。在备考的那些日子里,我白天上课,备课、批改学生作业,晚上挑灯夜战准备高考。记得当时公社教育组为我们组织了一次模拟高考,我考了第一名,信心满满的我填报了录取志愿:第一志愿清华大学汽车工程专业,第二志愿中国科技大学电子工程专业,第三志愿山东工学院电子工程专业。等考完试下来我傻眼了:数学成绩能及格就不错了,而政治除了第一题会做,余下的多半都是凭印象蒙的,只有理化和语文感觉还有戏(多年后重庆石油学校组织科清理档案时,根据上级要求要把当年的高考试卷统一销毁,我当时参加了此项工作,终于知道了我当年各科的成绩:数学64,政治48,语文83,理化87)。当时就意识到原来的志愿不现实了,只要能录取就好,能跳出农门就行。后来改填志愿时我只填了山东工学院电子工程专业,其他志愿都填“服从调剂”。就这样我被幸运地“调剂”到华东石油学院化工机械专业,而报到的前夕又被再一次“调剂”到机械系力学师资班。这完全是一种偶然,但它成就了我今后的人生之路。而在那个年代教师是臭老九,根本没有社会地位,谁会愿意当教师啊!当时我是郁闷惨了,这都是后话了,不再赘述。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一晃40个春秋已过,四年的大学生活恍如昨天,还历历在目。当年风华正茂的少年小鲜肉如今已老矣。这正是“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用法国著名小说家莫泊桑在其小说《一生》的结语来结束本文吧:“喏,人这一生,既不像想的那么好,也不像想的那么坏”。

    谨以本文感谢这个时代、感谢我的母校、感谢我的恩师!

     

    (郑航太:乳山诸往镇泊庄村人。重庆石油高等专科学校原常务副校长、重庆科技学院原副院长。系中国高等职业技术教育研究会副会长、重庆市力学学会副理事长、重庆市高教学会常务理事、研究员。)

                  
    中共乳山市委宣传部、乳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管,乳山母爱文化研究会主办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70号(乳山市文广新局三楼)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乳山母爱文化研究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rsmawh@foxmail.com,网站业务信箱57647553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