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母爱故事
  • 母爱论坛
  • 乳山记忆
  • 地域特色
  • 民间文学
  • 母爱艺苑
  • 《母爱文化》
  • 志愿服务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乳山记忆
    抗日英雄任常伦铜像与隆茂铁工厂——于家广、隋福军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8-5-8 19:25:11  ‖  查看1401次  ‖  

    抗日英雄任常伦铜像与隆茂铁工厂

    □ 于家广 隋福军


    初春的一天,我们沿着陡峭笔直的台阶,飞快地爬向英灵山顶。山顶正中高大的汉白玉纪念碑,镌刻着九个大字:胶东抗日烈士纪念塔。在纪念塔西侧高高的基座上,一位铜铸的八路军战士,手持钢枪,注视着远方,他就是著名抗日英雄任常伦。

    我们昂首凝视了许久许久。为什么给这位八路军战士铸造这么高大的铜像呢?一位解说员向我们讲述了任常伦的英雄故事。

     

    1938年日本鬼子侵占了胶东,任常伦17岁在家乡黄县(今龙口市)加入抗日自卫团,19岁又参加了八路军。第一次参加战斗,由于部队武器缺乏,他没有发到枪,只背着一把大柴刀和几颗手榴弹就上了战场。战斗进行到短兵相接的时候,只见他抡起大柴刀,冲出战壕,从鬼子手中夺得一支三八式步枪。战斗结束后,营部特别决定把这支枪奖给任常伦使用。

    从此,任常伦背着这支枪跟随部队转战胶东各县。他参加大小战斗120余次,9次负伤,每次都是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叫苦,一直坚持战斗到底。19448月,任常伦光荣地出席了山东军区战斗英雄代表大会,荣获军区“一等战斗英雄”称号。代表大会刚结束,得知日军要对根据地进行扫荡,任常伦日夜兼程赶回部队。此时,他的伤还没有完全愈合,肩膀里还嵌着敌人的弹片,可他还是坚决要求参加战斗。

     

    1号片:任常伦照片

    海阳长沙堡战斗打响了,担任副排长的任常伦和全排战士奉命抢占制高点。他们勇猛冲锋,很快夺下了制高点。接着,任常伦又带领战士夺取了被日军占领的小高地。坚守小高地的战斗异常艰巨,日军一次次疯狂进攻。子弹打光了,手榴弹用完了,增援的部队还没有赶到。紧急情况下,任常伦坚定地对战士们说:“没有子弹有刺刀,人在阵地在!”说着带头冲向日军,与日军展开激烈的肉搏战,一人连续刺死5名日军,守住了阵地。在一个多小时的战斗中,他们杀死日寇135名、伪军123名。傍晚,不甘失败的日军再次疯狂地发起进攻,任常伦不幸中弹,壮烈牺牲。

     

    战友们追忆战斗细节。任常伦所在营的营长叫高学仁,他作战勇猛,屡建奇功,是当时14团的“五虎将”之一,也曾先后5次负枪伤、3次负炮伤。高老曾回忆长沙堡战斗说,194411月,胶东部队在海阳长沙堡与日军大岛部队和伪军1000余人展开战斗。时任142营长的他派五连二排副排长任常伦带领战士,在一个阵地前沿的小高地密切注视前方公路。当一大批鬼子围攻小高地时,任常伦带领战士进行殊死搏斗。高老说,他看到任常伦排被鬼子包围后,“正准备带领战士冲上去,就被炮弹击中了,倒在河边,后来被警卫员找到,背到医院,昏迷了33夜。”二营营部机炮排重机枪班在那场战斗中负责掩护任常伦所在的排,一位程姓战士当时做副射手,他回忆道,“战斗在围追堵截中进行了几天,山下的一个坟地里,任常伦带领二排与日本鬼子的一个小队50多人展开了近距离拉锯战。我们掩护他们打退了鬼子的多次冲锋,枪炮声、手榴弹声响成一片”。战斗非常惨烈,“多次肉搏战后,二排只剩下3个人。任常伦在夺鬼子一挺机枪时负了伤,一个鬼子又上来捅了他两刺刀,慌忙退了下去……但任常伦仍然顽强地带领那两名战士坚守阵地。天色暗下来,鬼子撤退后,通讯员才将任常伦背下了阵地。”战斗结束后,这位机枪手去营指挥所,黑暗中听到有人叫他,循声望去,见任常伦躺在担架上,虚弱地说:“小程我真冷,给我拿件大衣吧。”这位战士找了件大衣帮任常伦盖上,目送他被民兵抬下山去送往医院。

    现在已经87岁高龄的鞠文业,是任常伦唯一健在的战友,他1944年初参加八路军,被分配在任常伦所在排任战士,和任常伦一起参加了那场可歌可泣的长沙堡战斗。回忆起长沙堡战斗任常伦牺牲时的场景,老人还清晰记得:“任常伦连续拼刺刀拼死了五六个日本鬼子,任常伦拼刺刀的刺杀技术真是好。当时他正对着敌人,他前面有2个,在他同这两个鬼子拼刺刀的时候,他后面又来了2个鬼子,把他刺了1刀,这根本就防卫不了,这是我亲眼看见的。”任常伦受伤后,随即被群众抬到牟平埠西头的八路军胶东医院四分所,却因伤势过重,这位先后参加过120多次大小战斗、9次负伤、11次挂彩的优秀共产党员(19418月发城战斗结束任常伦加入中国共产党)、山东军区一等战斗英雄任常伦,停止了呼吸,年仅二十三岁。

     

    任常伦牺牲时间19441117日。据牟平区观水镇埠西头村刘美英(今年87岁)老人回忆。任常伦牺牲时,当时刘美英正领着群众收公粮、埋地雷、造担架,支持抗战。她说,任常伦在长沙堡战役受伤后,就被用担架抬到这里,抢救三天没救过来。任常伦牺牲后,许世友司令员在埠西头村西的河滩上为他主持召开了追悼大会,刘美英代表妇女发了言。追悼大会后,任常伦被掩埋在埠西头村南。当时主持追悼大会的许世友司令员非常感谢参加救助的群众。追悼会后,许司令邀请埠西头村村长刘美英和另一位村长去聊聊。当年,每次战斗,村长们都带领村民上阵抬伤员。据刘美英回忆,那次激烈的长沙堡战役是场大胜仗,但“那一仗打得很惨,死的人不少。”八路军付出了重大代价。那些年,为了做担架,“各家各户的门板,包括大门、里门全卸光了,整个村户户都敞着门洞……任常伦就是用这样的担架抬回村的。”当时,身负重伤的任常伦尚有呼吸,嘴里还留有一粒高粱面渣——在战场上吃不上饭,他们都是瞅空嚼几口干粮袋里的高粱饼。后来,是刘美英和一魏姓护士长一起为烈士整理遗容的。任常伦身上伤痕累累,“腹部和头上有七八处伤,头、脸被刺得不成人形”,她们是噙着眼泪完成这个任务的。

    由于胶东军区司令部设在埠西头,许世友常在这儿住,村里人都认识。刘美英印象中的许司令,敦实,脸黑,络腮胡子,讲起话来有很重的南方口音,字与字之间的停顿经常拉得很长。

    为了表达感激之情,许世友留两位村长吃饭。他郑重地说:“你们确实出了很多力,没有老百姓,就没有部队的胜利。”饭菜很简单,烙饼和炖大白菜,一片肉都没有,更没有酒。许世友抱歉地说:“凑合一下,吃点吧。”刘美英回忆道:“在那个年代,这已经够高级了。”

    随后,许世友主持召开了胶东军区扩大会议,为了让任常伦精神推广、传承,把悲痛化为鼓舞胶东人民抗日的力量,会议决定将英雄所在的连命名为“常伦连”,将英雄牺牲的时间1117日定为“建连纪念日”。19452月,黄县人民政府决定,将英雄的家乡孙胡庄更名为“常伦庄”。许世友安排胶东国防剧团谱写歌曲《战斗英雄任常伦》,并要求通过妇救会等组织把这首歌传唱到各地,广泛宣传英雄事迹。 1945年,胶东人民为永远纪念抗日战争中在胶东地区英勇殉国的20850名烈士,将栖霞县灵山改叫“英灵山”,在抗日根据地条件还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发起募捐修建胶东抗日烈士纪念塔和抗日英雄任常伦的铜像。当时缺少铸造材料,胶东军民踊跃捐铜。刚结婚的小两口捐出了铜脸盆,老伯伯捐出了铜烟袋锅,儿童团员捐出了日寇扫荡时的铜弹壳……还有的村民捐出了铜锁、大柜箱子的铜把手……化零为整浇铸起一尊高两米、重五千斤的铜像。

    任常伦铜像矗立在苍松翠柏环抱着的英灵山之巅,像是在守望着自己的家乡。他是胶东人民心中一座伟岸的丰碑。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件高两米、重五千斤的抗战英雄铜像的来历。笔者经过调查采访得知,这座威严的英雄铜像是在牟海县(今乳山市诸往镇)口子村隆茂铁工厂铸造的。

    隆茂铁工厂成立于抗日战争初期,为我八路军制造了多种小型武器。1943625日,胶东行署实业处指定董仁山和矫凯带领十几人在敌占区牟平县留格村(今牟平区观水镇境内)成立了隆茂铁工厂。成立这家铁工厂有两个目的:一个是为农村修理农具,发展生产,支援前线;另一个是为我八路军制造武器,打击敌人。这年秋天,隆茂铁工厂制造出了第一批地雷和手榴弹。19443月,这家工厂搬迁到牙前县后垂柳村(今牟平区观水镇)。5月份,生产出第一代机械产品——木架水车。为躲避战乱,确保工厂正常生产制造,19446月,隆茂铁工厂又南迁至口子村(今乳山市诸往镇境内),工厂设在口子村家庙里。据村中老人说,口子村这座家庙有三百多年历史。这时的隆茂铁工厂有二三百人。

    1945年春在修建胶东抗日烈士纪念塔时,将掩埋在埠西头的任常伦烈士遗体迁往英灵山立墓安葬,同时决定铸造一尊铜像立于英灵山之巅,以示永远纪念。

    铸造英雄铜像困难不少。19454月,胶东行署建塔委员会将铸造任常伦铜像的任务交给了隆茂铁工厂铸造。当时,该工厂一无铸造材料,二无铸造设备,三无铸造技术,要铸造出两吨多重的铜像倍感困难。但在英雄事迹的鼓舞下,隆茂铁工厂的工人们响亮地提出了“学习英雄思想,走英雄道路,创英雄业绩,铸英雄铜像”的口号。厂领导派出以共产党员李培松为主的收购组,化装成“货郎”下乡收购废铜。收购组的同志冒着生命危险到敌占区走乡串户搜集、收购铜制品,包括铜钱、铜弹壳、铜盆、铜勺、铜锁、铜烟袋锅、铜把手等。

    根据地的军民听到要铸造战斗英雄任常伦铜像的消息后,奔走相告,争先捐铜。儿童团员把日军扫荡的铜弹壳和家里积攒的铜钱交上,新婚夫妇捐献出刚买的铜脸盆,老年人捐献出自己爱不释手的铜烟袋锅,还有群众把家里的铜勺、铜锁和箱柜上的铜把手都捐出。在根据地军民的热情支援下,铸造铜像所需的原材料问题很快得到解决了。紧接着,就是铸造。在厂长常文基同志的带领下,工人们全力以赴投入到铸造工作中。开始铸造时,由于受技术所限,几次整体铸造都失败了。后来他们采用分体铸造的方法才获得成功。

     

    据当时参加铸造的姜福喜(口子村人今年89 岁)回忆,1944年,他因病从大连一家铁工厂回到家乡,在村里养了一段时间病。1946年,参军加入胶东行署警卫营,后来又被分配到胶东兵工三厂等单位工作。他对隆茂铁工厂在本村铸造任常伦铜像的情况特别了解。他介绍说:“铸造铜像的第一步工作是给任常伦画一个布像,这个布像就是在我们村家庙里画的。任常伦的左腿受过伤,腿部有些弯曲,腿部姿势被画出来后,大家总感觉不大像他本人。听说这个画像人先后画了三次,才达到满意的效果。这个画像高度是六点五尺。”时任胶东军区政治部《胶东画报》社记者、编辑范子厚同志参与了任常伦铜像的设计工作。针对铜像体积大难以铸造这一问题,大家集思广益,反复协商研究,提出了很多铸造办法,最后工人们研究采用“分体”铸造方案,即将头、胸、臂、腿、脚和步枪等八个部位分别浇铸,然后通过螺丝连接合成为一体。

    铜像各个部件的模型是在口子村南河边的一棵大枣树下被雕刻好的。铜像的翻砂铸造现场设置在家庙里。在铸造过程中,造型工人贺先才和徐成钵首先制造一个大浇包,用来盛放化好的铜液,然后用稻草灰覆盖,使其保持温度。这样,集中够浇铸一个部位的铜液,就赶快铸造一个部件。铜像的大部件都是空腔的,只有任常伦手握的那支钢枪是实心的,有七十五公斤重。在铸造过程中,胶东行署实业处范心然处长就一直在现场督导,详细了解铜像铸造情况。

    姜福喜说:“那时候,家庙里堆放着用于铸造任常伦铜像的大量铜制品,铜钱特别多。在解放后,我们还在家庙里找到一些铜钱。”

    铸造好了的铜像各个部分被搬运到村北大地主宫龄九废弃的纩丝房里。钳工王崇阳等人对照挂在墙上的英雄布画像,进行认真地打磨修整,以达到铜像与任常伦本人更加逼真、更加形象的目的。经过大家几个月的努力,高两米、重五千斤的英雄铜像终于铸造成功。

    由于铜像沉重、庞大,工厂找了三辆马车运输这尊铜像,每辆马车都是由一匹马驾辕,两匹骡子拉边梢。在经过流水头村(今乳山市诸往镇境内)村北大上坡时,由于车上铜像部件相互碰撞不停地发出尖锐的响声,边梢的一匹骡子受惊跳起,不停地往前奔跑。狂奔的马车失去控制,被拉到了道边的沟夼里,这匹骡子因此被摔伤。铜像经过崖子村、井口村、桃村后,被送到英灵山。77日,抗日英雄任常伦的铜像被安放在英灵山胶东革命烈士陵园西陡峭的山崖上。从此,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们来到英雄像前,缅怀先烈,陶冶心灵。

    姜福喜说:“隆茂铁工厂搬进口子村庄后,不仅仅是铸造铜像,他们还在村里开展抗日宣传。记得工厂里有一位会计,是个女同志,大高个子,很热情,教村民唱歌。记得教的歌曲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战斗英雄任常伦》等。隆茂铁工厂和村民两家团结像一家人一样,碰到敌情时,村民就黑天白日地帮助工厂上山下河埋藏机械。敌情解除了,又帮助把埋藏的机械挖出来,搬回村里。”

    隆茂铁工厂在口子村期间,还生产过大量的民品,有轧花机、粉碎机、木架水车、铁锅和水桶等,还设有烘炉给老百姓打锄、打镢,有力地支援根据地人民的大生产运动。战争年代,隆茂铁工厂的工人们冒着枪林弹雨加紧生产,他们将生死置之度外,不怕牺牲,不怕困难,多次转移搬迁,昼夜加班制造,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积极贡献,他们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为我军生产了地雷、手榴弹和迫击炮弹等小型武器。19464月,隆茂铁工厂迁到海阳,1950年搬迁到莱阳。1953年开始生产小型柴油机。1958年隆茂铁工厂更名为山东莱阳动力机械厂。

    2号片:任常伦铜像

      

    (本文照片由作者提供。)

    (于家广:乳山市广播电视台电台部副主任、主任记者;隋福军:乳山市诸往镇招民庄村人,1974年入伍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1997年从团职岗位上转业烟台市政府部门工作,现为烟台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退休干部。中国公文写作研究所研究员,烟台市散文学会会员,烟台市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

                  
    中共乳山市委宣传部、乳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管,乳山母爱文化研究会主办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70号(乳山市文广新局三楼)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乳山母爱文化研究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rsmawh@foxmail.com,网站业务信箱57647553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