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母爱故事
  • 母爱论坛
  • 乳山记忆
  • 地域特色
  • 民间文学
  • 母爱艺苑
  • 《母爱文化》
  • 志愿服务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乳山记忆
    即将消失的农具(上)——徐振武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8-7-4 18:19:40  ‖  查看1440次  ‖  

    即将消失的农具(上)

         □ 徐振武

                                        

         现代农业生产工具的特征是机械化和智能化,汽车、拖拉机的出现,明显减轻了农业劳动强度。生产过程机械化,是指运用先进设备代替人类的手工劳动,在产前、产中、产后各环节大面积采用机械化作业,从而降低劳动的体力强度,提高劳动效率。机械化包括选种、育秧、耕地、播种、施肥、除草、灌溉、收割、脱粒、运输、仓储等从种植到餐桌所有环节的机械操作。某些特殊作物的特殊作业,认为不能机械化的,现在也实现了机械化,比如地瓜、花生、马铃薯等的机械化收获方面,也取得了一定的发展。机械化不等于现代化,目前,人工智能的研究成果也迅速地应用于农业当中。比方,在联合收割机上已普遍采用电子监视仪器或自动控制机构,以监视籽粒散失和脱进率。在畜牧业方面,养猪场、养鸡场、养牛场,从给料、饮水、清粪、舍内温度、通风、湿度、光照到产品收集、包装运输都实现了机械化和自动控制。在生产工具智能化机械化的基础上,建立起规模庞大、高度集约的农业,无疑将原始的劳动工具逐步淘汰。下面简要介绍故乡已经淘汰或消失的农业生产工具。

     

              小推车

    小推车,故乡称小车。据笔者回忆,上世纪整个山东可能都使用过它,特别是胶东半岛,村村比比皆是,家家户户搬搬运运离不开小车。做个小车,首先要找木匠打一小车棚,最好用料一般选择柞木、槐木、楸木、金丝槐等木料。小车棚两个主杆向后延伸五十公分左右,叫“车把”,两个车把末端分别镶一小木寨儿,用麻绳编制的宽车盘分别系(ji)在两个小木寨儿处,后来改用尼龙绳编制的。建国前小车轱辘是用较硬柞木做成的,外镶胶皮套耐磨。建国后逐步改用胶皮轮胎轱辘,利用轴承钢珠转动润滑的原理,推起来轻捷省力。推粪推泥则需要配备柳条或绵槐条偏篓,推地瓜则要用大偏篓。早先使用跟自行车的轮胎基本相似,故乡称为“细带(胎)”,人们为了多载运东西,后改成了“粗带(胎)”。笔者故乡有一高姓人士(已故),给本村供销社“推脚”(从镇上进的百货),就使“粗带(胎)”曾经推过八百多斤,一般人推三百斤的重量较为适宜。小车上世纪五十年代农民修水库离不开它,六十年代整修大寨田离不开它,七十年代战山河离不开它。那时在农村小车用的地方很多,比如送粪、收割、砍柴、走亲戚赶集推女人推孩子等。小孩绷(读第三声,方言,抱的意思)掬掬(读ju,胶东农村用发面蒸的长圆筒型面食),男人用小车一边用偏篓将孩子跟其他蒸件放在里面,将“掬掬”放在小孩怀里,偏篓边上插上桃树枝,系(ji)上红布,花生染成红色,一边不用偏篓坐上女人,因为偏重,孩子的一边还要放上一块大石头,回女人的娘家,也就是去小孩儿的姥姥家“绷掬掬”(故乡风俗)。农村盖房子,小车推石头、推沙、推泥、推砖、推瓦等起到了至关重要作用。当年有一部电影叫作《车轮滚滚》,就是描写解放战争中推翻蒋家王朝,著名“三大战役”之一的“淮海战役”。山东人民踊跃报名“出伕”,硬是用小车将弹药、粮食运上前线,有力支援了前线部队作战补给。故乡就有一个“安”姓“出伕”牺牲的。举世闻名的淮海战役,经过65昼夜的激战,歼敌55万余人,故乡80多岁高姓老人还健在,他就参加过淮海战役。淮海战役的胜利,就是山东人民用小车推出来的,可见小车在一定历史阶段,起到了特定作用,目前,小车基本退出历史舞台。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笔者回家还看到个别家庭院子里幢着一辆小车,现在可能还有的家庭保留,也不使用它,但基本绝迹。

                   

    大车,准确讲叫畜力大车,一般讲长途运输要用马和骡子拉大车,牛拉大车一般在自家庄稼地里使用,毛驴拉的大车比其它大车较小。大车车架子总体为木制,大车轱辘清朝末期前基本为木制,上世纪40年代,在城市近郊及乡镇少量用旧汽车轮改装的畜力胶轮大车;50年代初北方一些工厂开始为农村生产装有橡胶充气轮胎和滚动轴承的畜力胶轮大车。那时故乡交通运输主要靠大车,同时出现了路边旅馆大车店,也叫马车店。何谓马车店,通俗讲,就是晚间赶车人与马车具备共宿一店的专用旅馆,称为马车店。马,人们基本熟悉,不再赘述。骡子,可能岁数小的人根本没看到或不了解,使用骡子驾车也很多。骡子的头部普遍像马,身子有的像马,有的像驴,尾巴普遍像驴,用马跟驴交配,下的崽叫“骡驹子”,骡子个头儿大的比马有劲。据当年懂牲口的老人讲,马跟驴交配,母驴下的崽儿,骡子将来长的个头儿大,母马下的崽儿,骡子将来长的个头儿小,按这个道理讲,骡子基本像“父亲”。骡子不能生育,形容某些人没有生育能力或没结过婚的老男人,就说你属骡子的,一辈人。有马骡子进店,马车店就得准备铡刀铡草备料,留在夜间喂马喂骡子。解放前后,在乳山驻地夏村,就流传着一个故乡人偷盗铡刀片的滑稽故事。话说当年住店一“君子”凌晨起来,看四下无人,将店里铡刀片偷走。马车店老板起床后,准备铡草,发现铡刀片没了,就问其他住宿人员看没看到谁拿走的,其中一人告诉他,谁谁拿走的。店老板立即追向门外,那天正好夏村集,赶集人太多,该君没走多远就追上了。店老板厉声问道:“你怎么把我的铡刀片拿走了,赶紧还给我!”。该君慢腾腾把脸转了过来,把眼一瞪:“谁拿你的铡刀片来,诬赖好人,不叫我的脖子不好,今天我不算你”。店老板上下打量了该君一番,心里想, 是啊,他手里什么也没有,难不成,我真冤枉了他,说了声“对不起”转身而回。其实铡刀片真的是他偷走的,原来那时流行穿长大袍,该君将铡刀片用绳子拴住,挂在脖子上,顺在自己穿的长袍里,怪不得他说他的脖子不好,原来是铡刀片压的。书归正传,闲话少叙。据笔者记忆,故乡的大车由木质车架、车轴、轮毂、轮圈、圆锥滚柱轴承、轴端螺母、除尘盖、轮胎和制动机构等组成。载重量一般在一吨半到两吨左右。由于载重量较大,下坡惯性很大,不易控制减速或停车,设置车轧制动机构,下坡时,由人搬动手柄,控制速度。笔者故乡老家后屋一个远房伯父(已故),就是一位赶大车的,在长途一个下坡时,拉车轧制动机构时不慎将右手被车轧咬破。当时人们都知道有个常识,凡是在牲口栏棚,大牲畜接触的工具,鸡鸭窝边细菌繁衍较快的地方弄破手,极容易得“破伤风”,必死无疑。果然不出人们所料,大伯父在县医院返回的消息,果然得了“破伤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医疗条件较差(可能现在医疗条件能治好),没几天的功夫就送命了,据说当时死的很惨。那时,笔者所在生产队就有一辆用两匹骡子拉的大车,就是大伯父驾驭的。驾在两根大车杆中间的马或骡子叫做“驾辕”,用套靶子驾在前面的一匹或两匹马或骡子(长途运输拉重货最多三匹马或骡子,一般两匹,农田运输只一匹),叫做“拉长捎”。当年,生产队的大车农忙时在农田里拉粪、拉麦个子、拉柴草、给公社送公粮等;农闲时,给人家“拉脚”,搞点副业收入。畜力车上世纪在我地陆上交通运输处主要地位,正是我国过去近百年乃至几千年交通史上重要标志。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马车的长途运输渐渐被铁路运输所代替;短途运输又被汽车、拖拉机所代替,马车已“夕阳西下”,甚至消失。它的消失,一些“套靶子”及其它套具,马嚼子,马缰绳,马鞭子,马灯等也退出了历史舞台。

                                       耕作工具

    耕作工具。上世纪50年代后,故乡生产队一些耕作用具,笔者是基本熟悉的。耕地用的抬犁具,其木制架构,下按一偏型铁犁,套上牛或毛驴,就可以耕地,有的也用骡子或马耕作的。后来又出现了耕山地的铁制“山地犁”,仍须畜力。地耕完后,如果是较硬的土块,套上牲口,驾驭人员两脚踏在长方形或圆形铁制耙齿上,左前脚,右后脚,使耙前后摆动,搓碎土块,一般两至三遍,方可耙好耙细;如果地湿合适,较松软的土地,用柞木条或紫柳条编制长方形的耢,耢两遍即可,操作方法同上。上世纪80年代前,生产队基本都是以栽地瓜、种玉米、种小麦为主。栽地瓜首先用直犁穿沟施粪,而后用偏犁打地瓜垄,需要两次才能隆起。也有的用人力二人拉“勾勾机”穿沟,畜力抬犁具打垄相结合的办法,解决了抬犁具直犁和偏犁不用老换的麻烦;种春玉米用直犁穿沟或“勾勾机”即可;种小麦一般用手工操作的多垄耧,前面一人或两人拉耧,后面一人扶耧,也有用“勾勾机”(相当畜力抬犁具)三人配合,二人分别将“勾勾机”后扶前拉,一人捋种。播种耧,最初为木制,后改为铁制,下设两个到三个铁制犁角下种,前面一人“驾辕”,再前面一拉绳的帮拉,后面一人扶耧,后改为畜力拉耧,目前实行机械化作业,一些畜力用具诸如抬犁具、山地犁、铁制耙齿、条编长型耢、原始木制播种耧等基本消失。(上)

     

    (徐振武:乳山市乳山寨镇盘古庄村人,曾任乳山市物资总公司总经理,乳山市政协文史研究会会员,退休后为《母爱文化》杂志等撰写一些回忆类的文章。)

                  
    中共乳山市委宣传部、乳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管,乳山母爱文化研究会主办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70号(乳山市文广新局三楼)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乳山母爱文化研究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rsmawh@foxmail.com,网站业务信箱576475532@qq.com